Title16.jpg (4291 bytes)                                                                 文•鄭國強 e17x.jpg (12046 bytes)

粵港風水實錄之廿四──

宿命數外數

        命運與風水雖然同屬中華五術之學問,但同為陰陽學理,命運重要還是風水重要呢?如相信命運的人,一定說既然有宿命論,風水又怎能改變先天數據呢?而相信風水的人肯定說風水可以改變後天命運,那麼豈不是與命運之宿命論有所衝突嗎?
        其實今生在世上之收成,包括先天因、後天因,家山祖墳,家居陽宅,後天環境教育(如孟母三遷),其天時、地利、人和三才之關係,漸漸對其人之性格有所感染,亦因環境(風水地理)而影響其成長性格。因此而可以解釋為何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出生之孩子,經後天變化,他們的命運可能出現天淵之別了。原來在後天成長過程中,每一個人之性格是可以影響他們將來的成與敗,只不過是術數家們不能夠在第一次見面或在短時間內批算其人過去二、三十年間每一天的因果變數罷了!所以有些人對術數家們存有很大的偏見,與其說研究術數之人迷信,倒不如說批評研究術數的人自己迷信。
        術數是迷信嗎?其實有真本領的五術研究者,除了可替人趨吉避凶外,更可幫他人打破先天宿命及改變後天收成,表表者如姜子牙、諸葛亮、李淳風、劉伯溫等先賢,及曾關係到中國近代命運的張學良將軍,其所做之福力,命理家已是不能十分準確地批斷其壽元了。

        免費風水錯種禍根
        以下的個案就是一個人或一個家庭,明明是在一個逆運中的同一年間,在性格改變下,不超過二個月時間,十分明顯地從相反的境況下好起來。過程如下:
        話說李先生與太太陳小姐及三個女兒,一家五口,家境雖然清貧,但李先生自從與陳小姐結婚後,十多年來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求一朝發達,只求平穩渡日已心滿意足。怎料好事多磨,一九九七年間,李太太之妹妹因工作關係,認識一個自吹自擂的風水大師,而可憐其妹妹一家經濟緊張,希望該大師出手相助免費替其妹看其家風水。
        那大師當天帶了數名學生,一行眾人,到其住宅一面嘆咖啡,一面命各門徒度坐向、量氣口,畫風水圖則,忙碌一番。然後指出窗外有破碎山頭一個,因此梳化之背向要放靠廚房那一邊與房門相對。三個女兒用靠窗之房間,而李先生夫妻則用入門之房為主人房。大門因收弱卦線,要用魚缸或風水輪正對門口,使其旺財。更出神入化的指出大門之宮位不夠生氣,命戶主夫婦用黑色地氈長期放在大門入口處。又因其夫婦命中欠土生旺,囑咐一定要用泥土般之瘀黃土色,油過全屋之牆壁。謂如照足他的指示去做,包保他們一家三年內必「飛黃騰達,掂過碌蔗」。後來更在某雜誌上發表其處理此個案的手法及心得。

6-1.jpg (12994 bytes)     李家大門入口處用黑色噴漆噴成地氈形狀

        黑地氈瘀黃土牆壁
        可憐李先生一家聽其「閒話一句」,走遍港九、新界各大地氈公司均找不到一塊黑色地氈,李先生無奈之下只有買了一支黑色噴漆,將家中門口的兩塊膠地板噴黑。而牆身顏色又找不到瘀黃色,為了達到該大師之要求,想到一個權宜之計,買一罐黃色與一罐黑色的油漆將兩種顏色混合起來,哪不是瘀黃土色嗎?再將一個噴水風水輪正向大門後,等待三年內來個「人民大翻身,當家做主」的機會。

        諸事不順靈體上身
        怎料不做則已,一做便事事欠順,財富、健康大倒退,小賭怡情之四方城每次都是大輸家。有道家和萬事興,家衰口不停,夫妻道苦,自然口角中過了火。李太太因為較為相信天主教,一怒之下,認為李家祖宗無靈,將家中一切神主牌全部掉到垃圾房。
        不多久,怪事開始慢慢發生,李太之七十多歲母親,竟然好像變成另一個人一樣,情緒喜怒無常,無故發脾氣。最奇怪就是一些事情她雖不在場,但均能說出及批評。如他們幾兄妹拜山忘記買白飯及出門探她時忘記上香等。她一見她們時,即破口大罵一番,使她們幾兄妹不明所以。
        而李先生家中的九歲小女兒更多次有靈體附身現象。李太太不相信神佛,但已覺不對勁,最近一次女兒仿如遭靈體上身時,李太太當面問她:「你是誰?為甚麼常常搞她?」怎知小女兒竟發出不像其聲音說出:「你不要問我是誰,因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誰了,我都唔想的。」
        此等怪事愈來愈多。今年八月份,李太太之妹妹因在雜誌上見到筆者之風水文章,而對筆者有所認識,因此聯同妹妹上筆者深圳寫字樓見本人。李先生其實這三年來對風水、命理的說法,已經到了恨之入骨的地步了,如有人與他說起風水二字,「魚蝦蟹」即時問候,可見其痛恨之情。怎料當天不知是李先生心血來潮,或是愛妻心切,雖然自己剛剛通宵工作完畢,也隨妻子到深圳與筆者見面。可能是緣份問題或是對筆者的分析認同,後來才說出以前曾給人看過風水及三年來所發生的事情。
        筆者之前亦分析過其夫妻之八字及面相,這幾年小康之家絕不為過,斷不應有如此效應。奈何夫妻之山林位及丘陵塚墓均見青黑之氣色,必為陰靈作崇及家宅擺放錯誤。當時倆夫妻相約筆者安排時間到其家中檢查及想想補救的辦法。

6-2.jpg (25854 bytes)         6-3.jpg (27884 bytes)

        急謀補救重新佈局
        風水檢查結果:(一)、因為怕窗外遠方破碎山頭而將梳化與房間相對,成對峙之局。(二)、梳化宜靜,但後靠為廚房(火),動靜欠調和。(三)、爐灶犯水火相沖。(四)大門收旺線見風水輪成殺局,退財傷健康。(五)、大門口用黑色噴漆地氈,犯八卦風水上之大忌。陽宅風水上分門、床、灶三大部份,門為納氣之地,喻人之口及面,哪有黑色之理?如女性化妝,有人用黑色之脂粉嗎?此大師只知用死公式套上風水學理,死馬當活馬醫,哪能生效呢?大家不妨查看曾、楊、廖、賴等各名家有否叫人用黑色地氈或在門口之地方用黑色物件。如有人不信,可以自己身體力行,將自己家門油上黑色,看看有甚麼結果!
        最後更可笑的是二十四山竟然錯度一個山之宮位,以致立極出錯。當時本人用羅盤在中央立極並與李先生及李太的妹妹翻查三年前該大師在某雜誌上發表之文章作進一步了解,他們大歎該大師何以如此出錯,令其家運三年內險些夫妻分離,疾病纏身。
        後來,筆者理性分析及改變其家中巒頭風水如下:(一)、後窗前用布遮擋不收外面破碎山頭。(二)、前面間一小房及外放梳化。小房成梳化之靠山,而外面之破碎山頭雖然看不見,但還是此宅之遠方靠山,將來此戶人家之靠山必是有權力的貴人。(三)、立刻將風水輪取消及將牆與地板顏色還原至與大廳同色。(四)、入門對角之房間與女兒房對換,哪有主人房間在入門及近走廊處呢?可能該大師只顧東、西四命而不懂一物一太極之道理吧!
        筆者十分感慨的,就是李先生本來是對風水死心及否定的,但竟然不出一星期內,利用工餘之時間,日夜不停的間房、油漆及重新擺設。不出兩個月,李先生夫妻健康明顯好轉,精神飽滿。李太太及大女兒短期內均一同找到工作。最開心不過的就是小女兒已沒有了上身的現象,只有其母親之異常還未解脫。筆者已帶了陳小姐及其兄妹接受了某師尊的大日如來灌頂,及介紹姊妹倆多念高王觀世音真經,以消解其母的孽障。
        以上的真實個案,說明了後天變數之重要。雖然同一個年份,同一大運,同一家庭,一事錯全家受牽連。所以大家發覺事事不順及發生不正常的事情時,先從個人運氣了解,如果全家異樣,就要深入研究陽宅風水有否犯錯。最後就是家山祖墳及陰靈問題了,雖不中亦不遠矣。

(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masterc@public.szptt.net.cn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