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e1.jpg (2988 bytes)                                                                            文•林聰 190101.jpg (3790 bytes)

依附藏傳佛教

        混飯吃的神棍

        最近,號稱有七百萬弟子的「活佛」(自稱的)惹上了官司,被女弟子控告以密法為名誘姦多次,陸續又有多位女弟子及前度弟子挺身揭露發生在她們身上的同類事件。這位「活佛」多年來已被指利用信眾對佛教(尤其藏傳佛教)之無知,而騙得鉅額金錢及很多好處,建立了他的「王國」。在幾年前,《香港佛教》月刊及香港《壹周刊》分別對這位「活佛」作了揭露,但最終似乎對他的聲勢未有重大的影響。

        自稱植入石英片開天眼的騙子
        利用藏傳佛教行騙,自古以來早已多見。在五十年代,就有一個自稱洛桑倫巴(T.Lobsang Rampa)的人,出版了一本叫「第三眼」(The Third Eye)的書,瘋魔了歐美各國。這本書引起了西方人對藏傳佛教及東方學術的好奇,可說是為佛教(不單藏傳宗派)的西漸起了舖橋的作用,但其作者卻只是一個騙子。
        在書中,作者自稱出身西藏十大貴族,自幼被達賴喇嘛選入寺院進修,又在額上進行了頭骨手術,植入了水晶石英片,令他的天眼得以開通,成就了天眼通、他心通及神遊等能力云云。這本書自推出(當時出版商早已知道作者之自傳式小說是虛構的),被譯為多種文字,至今銷售了近千萬本,連台灣正信佛學出版界老前輩天華圖書也誤以為它是一本正信藏傳佛教書籍,其中文本至今仍在流通。在西方國家,只要是年近七十的讀書人,絕大部份都讀過這本書。在書店中,只要一問這本書,老經驗的售貨員肯定知道。在該書出版後,有學者聘請了一位偵探,結果爆發了驚人的發現:該書作者不是西藏人,也從未去過西藏,他的虛構自傳只是在圖書館中零星收集回來的西藏及佛教片面所編成的。他不過是一個失業的前度水喉匠,一生未出過國境。達賴喇嘛亦曾公開表明西藏並無此人。

44-3c.jpg (32323 bytes)
九二年十月十五日出版的「活佛」御用報章刊出一則「活佛說法,驚動羅漢」的報導。內容指當「活佛」於九月十二日晚上請經說法之際,十八羅漢之一的托腮阿羅漢,情不自禁地現身於聽眾群中,聞佛說法。

        在事件被揭發後,出版商及作者卻利用當時的熱潮進行了巧妙的宣傳。作者改了口風,聲稱洛桑倫巴確有其人,但英年早逝,以「靈魂轉移」的方式在他身上「轉世」了。這個真名為荷士健(Hoskins)的愛爾蘭水喉匠,陸續又推出了約二十本著作,包括了他以「他心通」能力代其家貓著作的神秘學書籍!這些書都賣得很好,作者本人則移民加拿大多倫多,開辦了一間「寺院」,吸引了好一群仍然深信他的洋弟子,還出售一些禪定速成法器等。

        善用合照胡扯拉關係的「活佛」
        在現今末法時期,這一類「活佛」不計其數。文首所提的「活佛」,自稱已成佛果,為弟子進行「遙距灌頂」,又透過捐款的方法與一些西藏喇嘛拉上關係,以利用合照等證明自己的地位。在其著作中,有好一些坐在床上及戴著僧帽的照片,被指曲解為「活佛坐床儀式」及「被贈以法王帽」。其實有對藏傳佛教有認識的人指出他的幼稚。所謂「坐床」,實指昇座儀式,該照片被指可能只是他被邀坐在藏式的睡床上作客的照片而已。

44-3b.jpg (44387 bytes)

九二年十一月出版的某通訊刊出盧勝彥對外界指責的回應。文中提及對他「攻擊」的書刊包括:「天華雜誌」、「神秘雜誌」、「吾愛吾師──盧勝彥」、「我怎樣脫離真佛宗」等。

        「活佛」又利用與達賴喇嘛及甘丹法王互贈哈達的合照,以圖說明自己身份備受真正的大師們承認,其實只要預早約好及曾作捐款,都能得到達賴喇嘛及法王的接待及致贈哈達。在這種致贈哈達的情況下,只是贈者對施主的接待,與以恭敬心供養哈達或承認地位之事完全扯不上丁點關係。日本邪教的麻原章晃就曾被同樣接待過,每天就有幾十位記者、施主及訪客受到同樣的外交接待,不足為奇!

        以天衣作地位証明的「仁寶哲」
        在香港,還有現在自稱為「仁寶哲」的前度教師及警方人員等神棍,剃光了頭披上法衣便自稱「仁寶哲」,又以高僧贈以天衣等法器作為地位之証明。其實在無上密的灌頂中,這只是儀式的一部份,單只香港恐怕就有近萬人曾參加過同樣的儀式,接受過五佛冠及天衣,這並不代表他們就此成為了「大師」!

        海峽兩岸各顯「神通」的神棍
        在台灣,較著名利用藏傳佛教行騙的神棍中,有一位自稱時輪金剛傳承持有人,同樣是利用捐款方式拉關係,靠與高僧合照而証明其地位與高僧同等。有另一位現居西方的博士,則自稱「藏傳佛教黑派唯一傳人」,實況是:黑派根本不是佛教,而且也大有傳人,四川就有好幾萬個苯教的僧人。

44-3a.jpg (50288 bytes)     藏密法器幾乎已成為神棍必備的「道具」。

        在內地,有大威德無上密函授課程、密宗光環功法(在香港也曾推廣,但效果不大)、高僧也對其頂禮的神醫/畫家/高人、自稱是達賴喇嘛師兄的「法王」及班禪大師「承認」的「大喇嘛」。
        這些神棍,略有經驗的藏傳佛教徒一眼就能看出,其實他們的開示並不太高明,但卻往往能騙得弟子無數、家財千萬,受歡迎程度比真正的大師們還高!
        利用佛法行騙的現象,在藏人中現今也能見到。台灣的「宗喀巴再世」是一位真正受承認為「仁寶哲」的僧人,但卻不知怎地便自稱為「宗喀巴再世」及「文殊再世」起來,令藏傳佛教界也極為難堪。在東南亞,有不少尼泊爾及西藏在家人,剃光了頭便充著僧人、喇嘛,甚至仁寶哲。不少迷信的東南亞信眾總以為凡是西藏僧人便是高僧,事實上這些「高僧」中有好一些連出家戒亦未受過,所以這類人亦騙得不少好處。
        發心修學藏傳佛教的人,還是先參考《菩提道次第廣論》中的擇師條件(即「明師十德」),耐心地巧作觀察一段長時期為上,不要在隨便看了報紙廣告後便盲目地追隨「明師」,否則只會自斷慧命,誤入邪教!

(全篇完)

林聰電子郵箱:tlim@hkstar.com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