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繼大師 

暴殄地氣既天數──

        前港督府風水寶地

        香港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回歸中國後,前港督府也被重新命名為「香港禮賓府」,英國的殖民地統治已成過去。港督府雖於一九九五年被列為法定古蹟,但其地點仍是一塊風水吉地。它的存在,與香港之地運息息相關。

        港督府正樓於一八五一年咸豐元年(辛亥年)開始興建,至一八五五年(乙卯年)十月一日峻工,時值下元九運,至一九九七年(丁丑年)已有一百四十二年,剛好亦在下元九運回歸中國。港督府由當時之總測量師急庇利(George Cleverly)所設計,耗資一萬四千英鎊,由第四任港督寶靈(Bowling)開始入住。

    日治時代由日人加建之塔樓,據傳頂內置有日式神像一尊

        塔樓頂日式神像的秘密
        港督府在一九○○至一九○二年間加建,同時是港督私人住宅、辦公及款待外賓的地方。一九四一年(辛巳年)陽曆十二月廿五日,剛上任三個月之第廿一任港督楊慕琦投降於侵港的日軍。日軍以中環擢袘行總行大廈為香港佔領地總督部,以港督府為日軍總司令官邸。日治期間,日人從日本請來只有廿六歲的年輕工程師藤村正一(Seichi Fujimura)在港督府上加建一座塔樓,並連接宴會廳和主樓,塔頂為日本式,原有的建築大部分遭拆卸而重建,而現時前港督府之外貌有著日本色彩。
        於一九九六年,筆者從一位在港督府工作卅多年之管理人員口中,得知一個罕為人知的秘密。事源於日治時期,日軍軍官於加建塔樓後,將一尊日式神像安置於塔樓頂內,日本投降後,日軍並沒有將神像取回。若干年後港督府內之英國官員,欲將神像取走,但傭人欲拿走之際,突然跌倒,未幾竟一命歸西。此事令港督府內上下人等皆震驚,從此不敢再取走神像,事情不了了之。

    有日本古典風格之前港督府外貌

        港督府龍虎朝砂俱備
        前港督府背山面海,坐坤向艮兼未丑向,剛好在丁丑年回歸中國,應其向度年份也。在堪察時,筆者認為它是坐艮向坤的,後告知恩師呂克明先生,豈料呂師說港督府應是坐坤向艮,其原理如下:
        「港督府坐山面海,來龍由扯旗山落脈,雖然大門口向山,依大勢定局,是坐滿朝空格局,所以應作坤山艮向兼未丑論。」
        而前港督府之風水格局,筆者現述之如下:

    面向兵頭花園穴星之前港督府正門

        (一)有來龍——前港督府後靠扯旗山,是整個港島區之祖山,形像香爐,西邊是主峰高五五二米,而東邊是歌賦山,約有三百七十米高,中間是平土形,其來龍在主峰出脈,向東北方落脈,經香港動植物公園作主星,穴結港督府。

    前港督府背靠之穴星,現為兵頭花園

        (二)有龍虎——龍砂是主峰北落之山脈,而龍虎山山脈是外方青龍砂。白虎砂由歌賦山落脈至高等法院處,是虎長龍短格局,因水由青衣島、昂船洲、青洲方而來,是左水倒右水,正配合虎砂長龍砂短之形勢,白虎長砂為下關砂,兜收逆水。
        孟浩著之《龍虎辯》云:「如水從左來。則左為上沙。右為下沙。水從右來。則右為上沙。左為下沙。上沙宜低弱。低弱則天門開。得見水來。下沙宜高強。則地戶閉。不見水去。此正理也。」
        前港督府之白虎砂是歌賦山落脈至香港公園一帶之地域,其下關砂有力,正是「天門開,地戶閉。」不見去水也。
        (三)朝砂具備——由於現時中環商廈林立,以致在港督府處不能得見前朝遠砂,但若從十九世紀後期的港督府相片中,九龍獅子山至筆架山一帶山脈,正是其遠處特朝之山也。雖明堂不見朝案砂水,但仍位於地靈旺盛之土地上。

    兵頭花園之小山丘是前港督府後靠來龍落脈處

        陽居結地不畏風寒
        前港督府由於坐西南向東北,東北風極大,而東北亦稱鬼門,豈不是犯風煞?原來,若是陽居結地,龍虎、玄武、朝案齊備,是不怕風寒的。
        孟浩著之《朝案辯》有云:「余覆敝鄉東沖胡氏祖地。御屏土星挂角。入首微起金星開窩。丁山癸向。正朝北方。堂局寬闊。無近案遮闌。左右無龍虎護衛。只有大羅城水口而已。以俗眼觀之。宜乎風寒氣弱。不甚發福。而何以反出巨富。人丁數千。發福攸久。」
        這不畏風寒之原理是:
        (一)來龍是大幹盡結之地,地氣旺盛,不畏風寒。
        (二)是石山土穴,其體質剛強,不畏風寒。
        (三)高山跌落,落脈作平地,然後開窩作穴,穴聚氣厚,不畏風吹。
        這即是雖穴朝北方,無龍虎近案,堂局又寬闊,但若是來龍真,結穴真,有朝砂,則穴不怕風吹,這只是穴之瑕疪吧了!若以人工修造,亦可補其不足也。故術家尋地,全以認知真龍真穴為主,砂水不足,是小節瑕疪,不能減其厚福。
        現在之禮賓府,其前方白虎處已建有長江集團中心,把中銀大廈秀煞之氣給中和了,其實外圍建築物若有尖唻R射,是有辦法給予遮擋的,不是為了個人因入住後恐身體患病,就白白浪費了寶貴之地氣。筆者本人從不相信一個大廈內之住宅單位,其風水會勝過一個陽居結穴住宅,於理不合!

 
十九世紀後期的港督府照片,可見九龍獅子山至筆架山一帶山脈,正是其遠處特朝之山。

        暴殄地氣天數既定
        當然,一個陽居結地亦要配合人為、地方國運,是謂天、地、人三者之結合,才可把國家治理得好。
        天——天時、大氣候政治趨勢。
        地——真龍、真穴之結地。
        人——國家人才之智慧,正道之思想。
        世上一切事物,若要成就,非得天地人三才之力不可。而天地間之一切,皆變化無常,祈望香港將來變化不大,維多利亞內港之填海區能減至最少,免破壞香港風水,這樣在下元九運,必能有一番作為。
        前港督府!現禮賓府!祈望你發出力量來,守護香港!
        寫一偈曰:
        陽居吉穴結督府
        能化沖煞免病苦
        暴殄地氣既天數
        一地興盛一地枯

(本篇完)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