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101.jpg                                    圖、文•鄭國 cheng.jpg

粵港風水實錄之五十七:

 

深圳鄭氏「旗形令字穴」

 

 

 

 

                     

                                    深圳帽庵祖墓左方青龍砂之圓形金倉。為青龍生躍〔主財貴〕                                                                                             
    筆者在《地師殉葬的劍脊龍穴》一文中,描述了位於深圳黃田村南莆崗的深圳鄭氏三世祖南莆祖古墓,俗稱浮墳,喝象蟻地的風水學問及典故後,很多遠方宗親來電向筆者致謝,及請教一些他們家鄉的宗祠和祖山之問題。為了鄭氏承前啟後,筆者義無反顧,定當竭盡所能,為各地鄭氏宗親提供有關的風水所學。

    更有鄭氏宗親表示因路途關係,希望筆者能寫一篇關於南莆祖之父--二世祖帽庵祖墓之風水文章,希望雖暫時不能到帽庵祖墳前參拜,也能在文章中一睹深圳鄭氏開基先祖墓穴風景及其風水學問。筆者亦想看看除了蟻地(主多子孫)亦名催丁地外,二世祖帽庵祖墓之風水穴地沒有對子孫產生福蔭後人之風水條件,因此促成了筆者與深圳、香港《鄭氏南莆祖五大房族譜》特邀主編、《中國鄭氏會訊》主筆鄭華強宗長一起到深圳市南山區西麗鎮鄭氏長房庵前村(光前村),二世祖帽庵祖墓所在地進行堪察。


     

                             帽庵祖墓穴正收香港透天文筆〔青山峰〕,及見品字三台貴,朝案山水環抱有情


    奇怪得很,當我們第一次到達光前村找該村父老鄭成有宗長時,其妻子說成有宗長因公幹外地未回,筆者只有先到帽庵祖墳前觀看,發覺有部分風水問題出錯。本人拿出相機想拍下四周環境時,才發現相機裡沒有菲林。此種情況是筆者從未發生過的。筆者心想,難道帽庵祖認為我們誠意不夠,要求我們再走一次?

 

    

                                              帽庵祖墓後方來龍為雙門旗大帳作靠,主大貴及出長壽之人


   當下筆者只有自己先看看附近環境,以備下次方便堪察。在不覺意間,筆者發覺墓前之碑誌上署明之前有一望柱,但眼前所見,四周空無一柱。心中暗想,難道帽庵祖是要筆者為其發表有望柱一事,讓鄭氏後人為其在墓前立回望柱?所以筆者與華強兄決定過幾天,等鄭成有宗兄回家後,再到帽庵祖墓穴研究風水學問。

    一星期後,成有宗兄與華強兄電話接觸,十分熱情地相約八月二十二日到光前村。此日下午他帶我們一起到帽庵祖墳前,陪同的還有上步熱心宗兄鄭奕才宗長。筆者聽過成有宗兄講解當地之歷史背景及堪察帽庵祖墓穴風水後,特分析如下:

    帽庵祖穴地來龍自深圳梧桐山由東向西走,經深圳體育館之筆架山,再前行結蓮花山(立有鄧小平銅像),經梅林過桃源村,及附近之唐朗山至唐佛寺山,火土山形,藻r出中脈起太陰金星席帽嶺,結窩中突穴,大局坐子向午即坐南向北,而左右兩邊同祖出脈成龍虎砂護穴。龍虎砂之前端,即墓穴之四十五度,成倉成庫,倍增富貴。倉圓庫方,主後人多聚財寶。白虎方現已動土,所以現時看不到是圓還是方。

 

                          

                                                帽庵祖墓右方白虎砂起庫,為白虎生峰,主官貴

   總之,據成有宗兄講,他從小時到現在均見此二龍虎山包拱穴場,相當有氣勢。另結穴前,明堂氈唇證穴。我們爬上一棟正在建設中八層高的樓宇天臺上,更見原來此穴遠方正對南方香港的青山文筆峰,主後人出文人雅士。風水上以左龍右虎,後靠前照為十字四應結穴之法,帽庵祖墓穴風水難逃此理。

 

                                         

                                                   帽庵祖墓後靠山,火土令旗來龍金星結穴鳥瞰圖

    帽庵祖墓雖經千年之後天人事變遷,但其風水形徵還在,實在難得。筆者愚見,以現時南莆祖墓與帽庵祖墓比較,丁、貴、財、壽,除旺丁的南莆祖蟻地稍勝外,深圳、香港鄭氏後人千年來之超卓成就,帽庵祖墓之風水力量功不可沒。其後靠山唐佛寺山之高度,更是深圳、香港鄭氏後人多長壽的條件也。風水訣云:「天柱高而壽比彭祖。」天柱者後靠也。另一相反者為:「風吹頭,子孫愁。」所以略懂一點風水之地師,均會以後靠山高為選穴重要條件。

    現時帽庵祖墓風水條件,筆者愚見如下:

    (一)墓前左青龍建有一涼亭,而右方只得數顆荔枝樹,成龍強虎弱,不利深圳、香港鄭氏南莆祖五大房之三房裔孫及後人權力。

    (二)穴前新造黑色墓誌正對墓碑,為明堂受損,亦成拭淚砂,不利深圳、香港鄭氏南莆祖五大房之二、五房裔孫及後人出不如意事。


    (三)墓前內明堂向前斜下,門前水走,應用水泥打造三層平水地台,在適當位置開水口,使其聚多散少,則後人之財亦多存矣。

 

                    

                         墓前小路犯水走〔財散〕之局                                   荒置於墓前泥地的千年望柱

    (四)墓前右方多爬藤植物,成蜈蚣煞,主後人易患皮膚病,宜時加清理。

    (五)墓碑中心泥水不足成中空之象,宜重新處理。

 

                                                                  帽庵祖近貌見野籐亂生,後人易患皮膚病

    (六)墓碑記錄為坐子癸向午丁之原,但筆者用羅盤量度之下,實為三元六十四卦之大過(四)與天風姤(九)之壓線(騎縫)位,即發卦不清。現為下元運開始(二○○四年),理應用天風姤(九)卦及用抽爻換象搶旺,則四十年大旺可期矣,宜擇日重調碑向。

 

                           

                                                           帽庵祖墓前黑色碑石正向,成拭淚砂,不吉

    (七)當年(距今近千年)所立之兩條望柱,一條已毀,另一條則荒棄在墓前之荔枝樹的泥地下,宜掘出在右面向白虎方,配合卦理,重新裝好,對後人利聲名。望柱又名華表,即如天安門廣場之華表,對該墓穴或某建築物之後天十分有利,因此深圳、香港鄭氏五大房族裔應明白祖先在當時對後人之苦心而重視之。

 

                            

                                                      筆者在量度帽庵祖墓時發覺碑向收騎縫線

    順便提及一下,筆者在第二次出發前往堪察帽庵祖墓穴時,天氣陰雲密佈,華強兄擔心會受大雨影響,筆者表示祖先應體諒我們的苦心,會給予將就將就。奇異的是,當我們完成堪察時,天上竟然出現一道五彩繽紛的彩虹,達十五分鐘之久,當大家上車回程途中卻又是傾盆大雨了。大家均嘖嘖稱奇,但筆者已心中明白,祖先有靈了!

    分手後的當天晚上,筆者反覆思量,光是帽庵祖墓穴的十字四應齊風水地,也不應能繁衍出深圳、香港鄭南莆祖五大房族裔數以十萬的鄭氏後人,何況名成利就者更是多得不可勝數。筆者再從地形喝象入手,終於,被本人悟到,此穴即為古籍記載發大富大貴的旗形令字穴也。希望深圳、香港鄭氏南莆祖五大房後裔子孫能將此富貴古墓周邊環境護衛,以報帽庵祖福蔭之情,不脫仁、義、禮、智、信之厚望矣!

                                                                                                                    (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masterc@public.szptt.net.cn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