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伯威  

 

曼谷馬神廟馬運亨通財星旺      

 

  

      

                                    〔左〕曼谷馬神廟外貌〔中〕關帝正壇〔右〕馬神像

 

    當日走訪曼谷碧咸廟後,筆者再向另一個目的地出發,它就是位於曼谷唐人街“耀華叻”的馬神廟。〔碧咸廟詳情請參考本刊第八十四卷〕其實,這是區內的一所關帝古廟。當地人到這裡,通常是祈求財運亨通或賽馬投注時的靈感。在旅遊車的路途上,筆者的腦海內,亦漸漸浮現了關帝的功德和事蹟。

    跟據《三國演義》的記載,他的名字叫關羽,字雲祥。他紅臉長鬚、丹鳳眼、臥蠶眉,手執兵器「青龍偃月刀」,坐騎為「赤兔馬」,形象上是威風凜凜的。戰績上有「過五關斬六將」之功。性格上,一生重情重義,可謂義薄雲天,為世人所景仰。他生平的最後一戰,為麥城之役,與吳國大將軍呂蒙相鬥,結果壯烈犧牲。其子關平及下屬周倉皆告陣亡,其坐騎赤兔馬亦不思飲食而辭世。

    他死後的魂魄,飄至荊州的玉泉山,得到普靜法師的點悟,常於此處附近顯靈護民,除魔解難,因此受當地人民所歌頌。佛教把衪稱為「伽藍菩薩」,列為佛寺的十八位守護神之一。道教尊封為「協天大帝」,四大天將之一。歷代的皇帝,亦對衪有不同的封號,如「三界伏魔大帝神威遠鎮天尊關聖帝君」……等。更在不知何時,衪成為了世人心目中的財神。很多不同種類的大小型機構,都有設壇供奉,以祈財運亨通,萬事Y吉!誕期為每年農曆六月廿四日。

    曼谷唐人街耀華叻的面積約三平方公里,但聚居了七十多萬人口,以華僑為主,部份亦可用潮州語溝通。區內除了兩三條大街外,其餘的街道都很狹窄,旅遊車也不能駛進。跟隨著當地導遊,在列如蜘蛛網的街道上,從兩旁的店鋪中間,左穿右插,一會兒便來到了目的地了。

 

           

                                       〔左〕關帝關平周倉神位〔右〕拜祭祈福的次序圖

    古廟被四週的平房圍著,大門更覺得不顯眼。廟前的小販,擺賣著各種的小食和日常用品,琳琅滿目,遊人如o。內進後,卻覺得甚為莊嚴肅穆。大門左邊為主殿,供奉關帝外,還有其他的神明。入口的右邊便為供奉馬神赤兔馬及衪的馬伕。

    的格局,能聚四方之財。所謂「眾山皆高我獨矮」,便是這個道理了,此廟之香火鼎盛,亦未嘗無因也。喜歡研究坐向的人士,此處亦是一個有趣的例子。聖廟神壇坐寅(東北偏東)向申(西南偏西);大門坐巳(東南偏南)向亥(西北偏北),皆以人元龍立線。寅申巳亥為四馬之地,善信多是向馬神祈福而來,可能亦是受此卦線的影響。至於是用神壇或是用大門立坐向,這就見仁見智了!

    參觀一刻後,便是入廟拜神的時間了。廟內的工作人員,已為善信們準備了各種香燭和冥鏹。有一點必要注意的,便是祈福的先後次序,這「說明」已掛在牆上,圖文並茂,不能「倒行逆施」的。先拜「天地父母」,再依次為「關帝(協天大帝)、太子關平及周倉將軍」;「華光大帝」及「濟公佛」;「媽祖」;「地主」;「門神」;最後才拜馬神。其神壇內除供奉「赤兔馬」外,還供奉了衪的馬伕李某。


                     

                                      〔左〕馬神財星神壇〔右〕華光大帝及諸神神壇


    馬神的神壇上,共有四個香爐,分別是「馬爺」、「馬將軍爺」、「李爺」及「財星爺」。亦有些當地人奉上生菜,給馬神享用,這亦有「生菜」之義。筆者亦誠心上香,以祈事業蒸蒸日上,財運亦通。由於言語溝通上有困難,所以難以知道此廟更多歷史和掌故。再因於時間關係,時值黃昏,這亦是離開的時候了!

    翌日,筆者再南下,往「隆坡疏通佛」廟祈福,晚上再返回芭提雅休息。晚飯時,收到友人之來電,訴說筆者在香港投注的三場賽馬賽事中,竟勝出了兩場,其中一場連贏派彩更接近六佰元,這真要多謝馬神的恩賜了!

 

                                                                                                         (全篇完)

 

附:「金沙賭場風水揭秘」後記


    七月廿一日,本港《蘋果日報》的頭條記載:美國拉斯維加斯賭王謝爾登•阿德森在澳門投資開業僅兩個多月的金沙賭場,懷疑荷官經驗不足,上周遭一名被全球賭場禁足的華裔老千「易容」混入賭場,以純熟的換牌手法騙走超過三千萬元。


    在本月,筆者在《新玄機》第八十五卷內,發表了有關上述賭場之評論。其中一段為:「建築物後靠尚在建築中的漁人碼頭,其後便是珠江,正是後有山,山後有水之局,頗為合意。但座後方正值動土工程,故此宅現時應尚未能收取全吉旺之氣,意即在操作上仍未完上踏上軌道,有很多地方都是在改進之中。」這也應了報章上所載的,賭場荷官經驗不足之說。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荷官年齡很多都較同區賭場的為年青,除樣貌較易被人受落外,面上的殺氣尚未養成。這也構成了睹場未能贏得淋漓盡致之理由之一也。


    另一段內,筆者亦指出:「今年歲次甲申,歲德吉神臨照座後,可算是一個好開始。但七赤破軍臨向,與原局向星合成三七之數,則不能作吉論了!經云:『三七磞隉A被劫盜更見官災。』又云:『三逢七到,生財,那知財多被盜。』」這也實現了這被千破財的事例了。玄空之學,博大精深,這實得很多先賢留給我們的寶貴的經驗!多謝!

  

                                                                                                          寫於 21/7/2004 
                                                                                                

 

 

伯威電子郵箱:laihonfa@netvigator.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