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鄭國強  cheng.jpg

粵港風水實錄之六十九--

 

惠東蛇龜地:案外貴人利文書

 

 

 

 

                         

                                          筆者所點的蛇龜地之明堂,遠朝大鵬展翅的文筆峰。

 

     筆者在上卷文章中指出因為要向李先生兄弟證明惠東九龍峰為風水結地,及利用倒影法反觀李先生祖居山地風水的條件,以加強李先生兄弟對風水學問的信心,而將先人骨殖安放在理想的穴場內,使其子孫後人得到風水效應,達到易經中所謂「鬼福及人」。今卷筆者將整個過程描述如下:

「要幾多有幾多」的風水地

    記得兩個月前,郭先生帶筆者到其惠州老家堪察他祖先山墳,回程路上小郭接到其下屬單位小汽車公司經理李先生邀請,到他家鄉惠東大埔村採摘荔枝及芒果。當李先生兄弟知道筆者是地理師時,便興高采烈地請本人為他分析一下他新建的樓房,及帶筆者到一荔枝園地察看他將來想興建別墅的風水地。更表示曾請過風水先生品評說該地起碼值幾十萬元,如在該處建房居住,可說「要幾多有幾多」。

    在未到達荔枝園前,途經一個圓金形山體,筆者向李家兄弟說,大局已脫了節,前面應不是什麼風水寶地,而是他們家宗祠的右白虎砂。原來筆者剛到達李氏兄弟舊居下車時,已在其家族宗祠前察看過祠堂風水及設計形式。這是一般風水師的職業病,一來研究風水,二來欣賞前輩的手法,引古證今看一番。其家族宗祠後有來龍作靠山,雖然現時已被開墾成農田,但還可憑蛛絲馬跡來作證。前面大開半月順弓圓形水池,以止來龍成聚水局,更有化解前方沖煞之妙。左青龍圓金星守護,右白虎方平地起三峰作引繩金星,盡頭處微微內拱護衛宗祠。李先生想興建別墅的荔枝園就在白虎方的前端,因為上述情況則成左水倒右,因所處的屋地屬宗祠之白虎方,所以變成下關失守,前方無朝案,後方天柱被風掃腦,哪會是建陽居的風水地呢?應說成:「有幾多破幾多」才是。

    更好笑者是李家兄弟說左青龍方的圓金星是龍的「屎忽」,錢會從「屎忽」中噴向李先生準備興建的別墅內,所以一定會丁財兩旺,使只有一個女兒的李先生萬般歡欣。其實青龍水走,下關失守,只有丁財兩「敗」才是風水真理,庸師害人不淺也。

 

 

                                                蛇龜地近攝。〔左〕蛇龜地附近的雙門旗。〔右〕

 

蛇龜地案外貴人利文書

    當筆者分析過上述風水理論後,李家兄弟四人立刻請筆者到其山上芒果及荔枝園裡享受樹上果實。當筆者在山上環顧整個大局時,向他們指出前方遠朝九龍峰的大鵬展翅局,中間尖峰成火形透天文筆,近案是李氏宗祠的青龍砂金星,在筆者所站方正望則不只是金星山體那麼簡單,原來更是一蛇頭龜身的案山。筆者指出附近應有一安金之地可用,但李氏兄弟雙眉一皺,問筆者此向是否煞氣太大,有受不起之感。筆者表示那應該是風水師的功力問題了,更笑說如果他們不敢用,本人可勉為其難地自用,試試給他們看看。後來他們兄弟還是相信筆者所言,李先生命他二弟找出筆者所指芒果場的主人,問問他們如買下來(不說造風水用)要多少錢。筆者表示因興之所致及為了讓他們對真正風水有所認識才會露一手,如果真正要點地造山,一定要見機緣所致及要收堪察費用,多少則另議。因為陰宅風水可說是無價的,一看心情,二觀其緣份。


                               

                                                     蛇龜地之後靠來龍,穴插相片之右方。

 

                

                       螺地前的太陰金星作案,前有聚水明堂,可惜無遠朝照穴,發富而不發貴。

 

沂流案與孤峰獨秀

    根據李家兄弟害怕的尖峰形煞問題帶出二點學問:

(一)案山。書云:「凡穴前低小之山名曰案山,其山宜低小如玉几、橫琴、眠弓、玉帶、倒地笏、按劍、席帽、蛾眉、三台、官擔、天馬、龜蛇、旌節、書台、金箱、玉印、筆架、書筒等形。橫遮處陽,朝對山腳,亦不必拘其形象,但以端正圓巧,秀媚光彩,平正齊整,回抱有情為吉。順水飛走,向穴尖射,臃腫粗大,破碎巉巖,醜惡走竄,反背無情為凶。或外來山本身山皆宜逆水,謂之沂流案。」楊公云:「吉地應有沂流案,有案直須生本幹,幹上生過我前來,諸山藉此為護捍。」

    (二)孤峰獨秀。書云:「凡曰,孤峰獨秀,不吉。何也,答曰,此說是論龍身,非論朝砂,也蓋龍忌孤峰獨秀,恐則單寒,所謂龍怕孤單。如朝山一峰,挺然獨秀雲表,謂之文筆插天,乃極貴之格。」而《雪心賦》云:「文筆孤單之忌。又云:尖峰秀出,只消一二峰之方,自相矛盾,不足信也。且貽後人相傳更換本文。余嘗改董德彰所主註文筆欹斜,則不吉矣。」卜氏云:「天柱高而壽彭祖,外聳千里,不若眠弓一案。」楊公云:「人劫當從向上求,面前空闊要遠朝,有水特來砂橫抱,信如人劫不為妖。」

    讀者們看過以上前輩分析,即明白案山除宜低小外,最重端正有情,而文筆尖峰則挺秀遠朝,可以取用,何懼之有呢?


 

 馬地右白虎方,見九龍文筆峰,三房文武雙星,因地形偏低,風水師用浮葬將墳地升高,即防水煞,亦可盡收明堂景象,手法高超。〔左〕筆者研究螺地之坐向。〔右〕

                      

清朝古墳「螺地」及「馬地」

    因李先生二弟長居當地,指出附近有兩座名山在此。此話一出,令筆者精神為之一振。大家首先走到名為「螺地」的清朝古墳處欣賞前賢手筆。此螺地山形像一隻田螺附在水邊吸水,前方見聚水明堂,更有一太陰金星作案山,惟獨沒有朝山作照,如在元運旺卦上配合的話,發富發貴應無大礙。難怪其弟表示每當重陽節前後,一行幾十架名牌私家車聚在山頭拜祭。可是現時此山荒草萋萋,未作重修及理氣更正,這是大部份太公山之現象,因子孫太多,無人敢承擔一切後果,只有讓名穴荒廢,實在可惜。

    第二個舊墳據聞是廣東四大「馬地」之一,亦為清朝古墳,此墓為夫妻兩人各一墳式的孖墳。只見明堂前方為水聚天心局,近有一字文星案,遠方朝山更成皇帝寶座相對,左右開帳包拱墓穴,更有多座山體成左右倉庫,右前方白虎見九龍峰的透天文筆,大利二、三房貴氣及文采。因正朝皇帝座,主利見遠方官貴。節錄皇帝座對風水優劣文章如下:「『皇帝座』乃風水家為穴場附近朝拱的山體(砂),所取的名字之一。大約凡從墓地前望去,見有一山聳霄雲漢,兩肩均勻,且周遭小山護從多者稱之。《地理琢玉斧》:『皇帝座』者,一星聳立,兩肩均勻者也。要中峰秀侵雲漢,兩肩平正,帝從多山,方為合格。又『皇帝座』與結穴來龍配合,則『上格龍,五侯世襲,男娶公主,女作皇妃,富貴不替,亦出神仙。中格龍,文章著譽,尚書侍從。賤格龍,州縣卑職。』」難怪此地被公認為廣東四大名地之一。但筆者發覺其後方來龍,竟然像被人挖去一大堆土一樣,卻原來是最近十年間,此後靠山被雨水漸漸衝破而成。筆者斷言此山後人定傷陰德,以招天譴,所以人算不如天算也。另此兩座古墳是用浮葬處理,原因是該穴場是在結地稍低之位置之上,為了避煞及可使墓穴盡收遠方堂局。此風水師可說是技高一籌,使此名穴錦上添花。?


                   

  馬地前一字文星作案,前見水聚天心,二重朝山照穴,遠朝更是皇帝座抱拱穴{,後人富貴雙全。

 

顧前不顧後的生基地

    當筆者準備回程時,李氏兄弟靜靜耳語一番,後來對本人說原來他們之前請過當地風水師,為其生母點了一生基地,現時還未動土,想筆者覆查一下是否找對地點。「受人芒果,定必為人消災」,只有在巒頭功夫上出手。筆者發覺該地點不到正處,因為該風水師犯了一風水大忌,就是顧前不顧後,十字不對。筆者在該處橫行約二十步的位置上用天心十道穴法證穴,找出後靠樂山而定出穴場,該處除有後靠外,左右兩方均有夾耳護穴,前方正收皇帝座遠朝,因與馬地不同山脈只同一大方向,所以在此穴場上更見一官擔(豬腰案),整體風水而言與馬地不遑多讓,但筆者指明將來有緣才再作安排。

 

                     

 

 筆者為李氏兄弟所點的母親生基,遠朝皇帝座,近見官擔〔豬腰雙金案〕,左水倒右聚於前方明堂,左方上角為太陰金星,子孫少許富貴功名,理所當然。

處事手法顯示乃福薄之人

    在回程途中已曰落西山,李先生為怕鄉下人知道他找人來看風水,而將之前想買來「做墓穴」的芒果場抬高價錢,所以帶領筆者等人爬過野草叢生的山崗作歸途。豈料李先生所行之處,有一蜜蜂穴,當他走過後,驚動蜜蜂四處亂針,筆者首當其衝,被一隻可愛的小蜜蜂親吻筆者面頰。尚幸不是黃蜂,否則筆者不變豬頭風水師才怪呢!就這一針,使筆者反思為李先生點該風水地是不是有何玄機?所以筆者決定回到深圳後與小郭商量及瞭解李先生為人如何後再作道理。

    幾天後經瞭解及引證,筆者決定不幫李先生擇吉、破土及分金立向。原因如下:

    一、李先生弟弟後來回覆李先生說該二十畝芒果山的業主要人民幣貳萬伍仟元才讓出該果場。豈料李先生聽後竟說:「有無搞錯呀,最多三仟元都得啦。」李先生弟弟說:「鄭師傅說此地風水這麼好,就算貳萬伍仟元都無所謂啦!」怎知李先生破口大罵其弟說:「你們娶老婆的錢,都是我俾的。你們真大方呀!」

    二、筆者向小郭瞭解李先生為人時,小郭表示李先生常命他汽車公司的司機不按時間、路線行車。卻通知小郭捉其司機,再向司機拿錢說是替其說情,中飽私囊,實在可惡。

    三、有一天晚上,他利用小郭請筆者晚飯,席間他叫女侍應開了一瓶白蘭地酒。得知筆者不喝酒後,便要女侍應想辦法將已倒出的酒裝回酒瓶裡,否則要女侍應賠幾百元。要知該女侍應一月工資才幾百元,哪有能力賠錢呢?筆者看過李先生上述處事手法後,認為他是一個福薄之人。若因幫他發富發貴,而害到其他人受難的話,本人豈不是罪業深重?此事理應到此為止,回頭是岸也。(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masterc@public.szptt.net.cn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