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鄭國強  cheng.jpg

粵港風水實錄之七十--

 

 

安金避煞法--吞葬

 

 

 

     

  小郭新建祖山破土後攝。前方明堂滿佈泥濘。〔左〕「浮雲湧日」之朝/案。〔右〕

 

 

    筆者在本刊八十六卷寫過為客人小郭在其家鄉點了一穴「浮雲湧日」後,小郭帶同其兄再到現場,由筆者再細心分析他們之前為其祖先新造的山墳有數點出錯。(一)、所扦位置過高,有風吹頭之患。(二)、所造墳式的砂手為龍虎分飛,表示子孫有遠走他鄉而不回之兆。(此種墳式俗稱潮州式,原因是以前潮汕一帶十分貧窮,鄉中父老有感長此下去不是善法,於是求教當時的風水師。後有風水師將風水典籍學問「龍虎反手,子孫遠離」用於墳墓龍虎砂手的設計上。自此之後,潮汕一帶的年青一代,便向香港、臺灣、新加坡等地打天下,時間長了便有了一句俗語:「有華人的地方,就有潮州人」的說法。)因為古老相傳,所以潮州一帶以及廣東省的殯葬文化多採用龍虎分飛墳式。奈何近十多年,廣東省各地漸漸興盛富裕起來,此種墳式就演變成風水設計上的缺陷。很多當地子孫在外就算發了達都在外地落根,甚至兄弟各房於二、三代後日漸不和及不夠以前般團結。

整個金塔滿載泥水

    郭宅所造的墳墓因扦在較高處,而去水位因長期堆積泥土而被堵塞,令整個子孫堂長期被山泥水浸。當時筆者指出其墓內二位先人的骨殖一定是被水所浸,因此不管此山墳是新造與否,都應儘快遷走。小郭兄弟商量後,一致接受本人提議,請筆者為他們擇吉破土及在新點穴地上落金、立碑。

    破土當日,小郭兄弟上過清香叩稟後,二人各將主碑打碎,然後交由土師破土取金,經一番挖掘,先後將兩位先人金塔取出。當打開金塔一看之下,嚇了兄弟兩人一跳,連土師都說做了幾十年都未見過整個金塔均載滿水。小郭兩兄弟面如土色,其兄更目定口呆喃喃地說:「難怪這兩年頭風之痛,苦不堪言。」更可怕的是水堨穸X很多水草,將女性先人的頭蓋骨像蜘蛛網一樣纏著。男先人的頭骨已化掉,只餘一點手、腳骨。筆者立刻明白為何小郭母親(一九三八戊寅年出生),本年甲申沖太歲,於今年立春後(寅)月在家鄉途經一學校,無故被一學童猛力推出撞向鐵門,導致後腦震盪而失憶成呆人一個。又一件陰宅成煞使後人受傷的驗證。

    其間小郭還透露一事,原來年半前他外婆因久病成植物人,其母親不忍外婆受苦,暗中將生命支持器取下讓其斷氣而死。現在是否由其母代外婆承受她還未了結的痛苦,則不可而知了。若果所料屬實,那麼天理循環,實在報應不爽。筆者為了緩和當時氣氛,打趣說:你們老人家現在長期潛水,將來他們的子孫定有人拿奧運會的跳水金牌。


     

郭宅再修新墳形式,採雙環龍虎合抱及三進內明堂,表示後人步步高陞。後方松樹,是由筆者利用將來作華蓋用,加強後背力量。〔左〕兩邊內砂手之玄曲折,使永不直流。〔右〕

 

一受全身被水浸滋味

    因為破土取金及曬骨用了大部份時間,只剩下十五分鐘落金在新開墓穴內及立碑,所以時間十分急迫。但就在此時,筆者見東面朝山方向有一大團烏雲,由東向西飄來,不到一分鐘時間便傾盆聚雨而下。大家趕忙下金蓋土,奇怪的是,當最後一鏟泥土蓋上時,就是最後一點雨水終止。雖然只下了十幾分鐘,但各人都已成落湯雞。筆者有感而發,向小郭說道他們祖先真靈光,要他們一受全身被水浸的滋味。可憐我這個風水師與他們有難同當,都怪自己笑他們後人有機會取跳水金牌,真是「有怪莫怪,只怪細路仔唔識世界。」但與此相比,更大的懲罰卻還在後面等著我們。因下了一場大雨,令到附近山泥路積水成沼澤,小郭的吉普車打滑到連手推都不能走動的地步,大家更被泥水打到身上由落湯雞變成泥醬鴨。後來只有徒步一小時行出村莊找鄉村小車,送我們回深圳,抵達時已是晚上十一時了。


     

 穴前龍虎內彎,主兄友弟恭。前面成半月順弓向外,一來聚水,二來化解外來沖煞。〔左〕 吞葬墓穴之龍虎加交,使水不直走,極佳之龍虎砂。〔右〕


重修另一郭氏祖山

    為了小郭母親將其外婆安樂死一事,令筆者耿耿於懷,應否再幫小郭重修另一祖山。後來細想,既然其母已身受其害,亦出自一番好心不讓自己的母親受苦而出此下策,因果自負。而小郭與本人有緣及相信筆者判斷,更決心將新山拆毀再造,證明災劫已了。所以又再安排行程,再訪郭家祖墳。此墳為「浮雲湧日」的祖先,但墓碑已於文革時被取走,只剩下一坯黃土及隱約可見之墳形。筆者隨小郭一名父老所指及其家族族譜之紀錄之坐未向丑,認定是郭氏祖山。可憐那帶路的父老,坐在汽車上行走那一小時的崎嶇山路時,嘔到不亦樂乎,實在過意不去。筆者經過堪察後,發覺此墳所點的位置略嫌過低,如改高一點可能較佳。因其前面堂局為一農田盆地,左/右龍虎交牙,而使水不直走成牽鼻。但前方交牙在穴場上看起來較高,有少許壓迫感,所以希望能在附近找高一點的位置配合四應作安金地。豈料當大家走上一點找到較理想的地方時,卻聽到潺潺的水聲,書云:「水主動,妙在靜中。動靜互為根本。」風水之道宜藏風聚水,水聲響動,形成聲煞,因此不能取用。但回到舊墳之處,山溪水聲卻蕩然無存,而其方向為坐西南向東北,巒頭已不差,理氣收當元八運,旺向可取,因此決定在原地擇吉破土修山及重新立碑分金立向,一存孝道,二求點富貴,亦不為過。

    當天晚上筆者根據其族譜寫法出碑文交給小郭訂墓碑,豈料第二天小郭到本人公司取碑文時表示寫錯墓主名字,應是男性祖先,不是筆者所寫之女性祖先。他亦多次打電話問過其父引證,本人只有從其意願更改碑文內容,但筆者心中還是覺得不對,留待日後觀察再算。

    小郭對之前所造的墓碑手工十分滿意,所以今次更命工匠用金箔貼在墓碑之上,相當耀目。破土當天,眾人經過三小時車程去到祖墳,跟前次一樣,希望在一個時辰內破土、換金、立碑,以省時間。由於對碑文有所懷疑,筆者命小郭兄弟各上一炷清香,但卻不見上次所燒之香有開花之象(打圈)。筆者再在墳頭拔起草根細看,因為前輩經驗:(一)男墳尖根直下,女墳根肥較弱搭蓬。(二)、扯草根看帶,白色直下是男墳,赤色黃根多u篆即為女墳。筆者所看應為女墳才對,大家不禁愁眉不展,但既來之,則安之,只有破土取金再算,希望在盤骨位的闊、窄上可分到男女祖先吧!但七十多年的骨殖,有可能不見盤骨了。


     

吞葬墓穴之金星後靠。〔左〕 吞葬墓穴近攝。中間黃泥洞內就是安金位置,可見穴前空剩之空間不多,所以用吞葬法剪裁合穴法條件。〔右〕

 


安金避煞法--吞葬

    怎知當土師在以前墓碑位及子孫堂下挖來挖去都找不到金塔。小郭又說自一九三一年至今未有遷葬過,大家七嘴八舌,說是不是挖錯人家山墳。這下子連筆者都未有想過,但他們又言之鑿鑿,再細心留意那些土質,因凡挖過再填的泥土一定較鬆,筆者發覺是有挖過之象,但不是由上向下挖,而是由前向後直挖。根據橫直交叉點,金塔應在雙環的垂直位內,所以命土師輕輕向前探挖,果然在所料位置內找到金塔。這下就解釋了筆者之前認為點地太低的問題所在。當時風水師已考慮到太近及太低的問題,所以是用了穴法的吞葬法,來處理此安金地以接龍氣。書云:「形像不一兮,窩鉗乳突,作法有兮,淺深高下。」及:「蓋粘倚撞兮,吞吐浮沉,披連架折兮,不畏深坐。」所以起山,尤其金塔,不可大意,以為無塔而走,老人家定必永無見天之日,實在可惜,大家切記。當金塔取出後,發覺塔身乾爽,一塵不染,氣場清新。筆者決定尊重前輩心意,換過新金塔後,安放回原處,只作立碑定旺向及重做新山即可。怎知當打開金塔一看,赫然寫上女性諱名,小郭才相信筆者當時所寫第一次之碑文是對的。無可奈何之下,立刻換上金塔,趁吉時未過,由筆者定內分金及封金謝土,將錯的墓碑拿回深圳石廠磨去碑文,重新雕刻上新碑文,再擇吉立碑配合造山即可。只不過筆者又多一次屁股受難的機會呢!(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masterc@public.szptt.net.cn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