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1.jpg (4061 bytes)                                                                 文•鄭國強 e17x.jpg (12046 bytes)

粵港風水實錄之十九──

新界名穴雙胞奇案

        堪輿之學,是我國先祖經幾千年來不斷點滴積聚而成,及大地間智慧之道。古時堪輿術只用於帝皇宮中,直至唐朝中末,堪輿絕學由宮中而流傳於民間。由於戰亂及政治因素,此等學問,流傳甚廣,及至香港、臺灣及東南亞等地而開花結果。
        既然,風水之學始於山水龍脈,當先賢在尋得龍穴時,由於當時沒有先進科技(如照相機、錄像機等)記錄,如得真結大地時,就喝象取名方便記憶,以示後人。但又恐所點之穴被「無福份之人」亂用,所以多用口訣地懺或倒轉方法來做記錄,如倒地葫蘆(蘆底結穴,非一般所說在葫蘆口),荷葉伏龜(到現在為止,還有很多名家在其著作中說是一塊荷葉蓋著一隻烏龜。其實有些穴名若看文生義來解釋,則貽笑大方了)。另外,真結之穴地,大部份具有結穴之特徵,如龍虎證穴、天心證穴、明堂證穴、應星證穴、鬼尾證穴等等。如結地稍為有一點缺憾,均不能勉強喝象造葬。最怕只是為了多收主人家金錢或討人歡心,以至胡亂吹噓喝象一番,此舉甚為缺德也。
        近年有一花甲老翁風水師,自稱是七十幾代相傳(經過改朝換代及戰火洗禮,相傳無間,認真利害),但不知為何,據說其父只做了五個山墳,而其先祖七十幾代中,在中國境內外,又好像沒有一個所謂「名穴」是其各代掌門人之作品呢!此外,近年有些讀者,被其瞞敝,請其替自己祖山修造山墳,但安碑之上標明「××」堂 「×××」定針。將前賢所點之穴,改頭換面,十年八載後瞞天過海,收為己有,將前賢所點之地,自動轉賬過戶成自己名下。各位主家可要小心了!
        話說筆者當年求學心切,於一九九五年後帶藝入讀此老伯開設的風水班,其後一次更購票參加由其帶隊之風水團到新田麒麟山後側之墓穴作課外實習。之前刊登在某雜誌的廣告明確指明將會堪察「雄鷹拍翼」。當日老伯在山上堪察其中一穴時,亦由頭至尾解說該穴為「雄鷹拍翼」穴,約有四十或以上之團友可作證。當時之宣傳資料及該老伯均說此穴為三元宗師呂克明先生所點。(日後,雜誌另一作者的另一文章講述了當日所堪察的前兩個名穴的優勝處,文未有「另外有關雄鷹拍翼的精采介紹,請看X師傅的專文撰述。(第二十六頁。)」之語,但該期第二十六頁該老伯的文章卻又變了介紹麒麟山上意外發現的新穴。)當日老伯還說他跟呂克明先生同輩平起平坐且是深交,又說此穴是呂克明先生在十多歲時所點到,令呂克明先生的父親大為讚歎等等。
        當下筆者及各團友均佩服老伯能與呂克明先生有這麼好的交情。奈何筆者在穴前觀察所得,左、右龍虎還可包拱,前面遠方明堂尚可說氣聚天心,但後靠來龍出脈急直而瀉下,全無化結之象。穴前氈唇為人工襯托,氈唇外,界水直出。老伯還說是天心十道,但後靠急直瀉下,哪來天心十道呢?
        後來聽聞有部份團友說是行錯山帶錯隊,但老伯說此山剛剛重修,所以尚未安碑,因此沒有實際証據支持此山之名稱云云。直至本年(庚辰)年初,繼大師到深圳探訪筆者,筆者拿出當時在該穴拍下的照片給其過目請教,繼大師即說:「這裡不是雄鷹拍翼。」

        筆者反問:「何以見得呢?哪有帶團而行錯山之理!」繼大師說當時約在一九九○年間,在佛教同門王耀華師兄介紹下認識老伯,于一九九一年間教授老伯風水時,曾帶他去雄鷹拍翼作實地講解。此事後來還被呂師責怪謂教授未經許可之人,不合法度。此事繼大師記憶尤新,但肯定不是在那假雄鷹拍翼穴處教他的。
        原來真正的雄鷹拍翼,其位置在麒麟山之青龍首入脈,穴結近山腳之盡脈處亦為文氏祖墳。此穴葬有文氏十六世祖文立觀及其妻子鄭氏與十八世祖文大綱及其妻子劉氏,此地土名楊柑坑。此山只是由呂克明先師作舊墳重修,立向定針,不是該老伯所說的由呂師童年所點之地。真不明老伯憑什麼信口雌黃,恐怕連泉下有知的呂克明先師都要向他請教、請教。
        上述之事件,筆者是本著求真學問的心態,對事不對人,目的是向當時曾行過此偽穴的團友們作一交代,及對雄鷹拍翼之位置有所誤解而澄清。又因本人曾聽過幾位師父反映,說該老伯向其學生訴說本人在他那裡偷了其講義在社會上教學。本人在此聲明:一、本人從未有公開或作個別教授過風水班。(自知所學十分膚淺,不敢班門弄斧。)二、香港是法治之區,如其所說有真憑實證的話,敬請依法辦理。三、如無證據指控,煩請住口收聲!

7-1.jpg (47764 bytes)

相右下角為真正「雄鷹拍翼穴」

        後記:筆者在六月中向《新玄機》雜誌遞交今期有關稿件後,心中還是認為交待尚有不足及為防人云亦云,於二○○○年六月十八日請求繼大師同行,找尋真正雄鷹拍翼穴,以求証學問上的真假及不想在資料不足情況下,作出胡亂批評。當日與繼大師在麒麟山之左青龍脈下,停車步行約不超過二分鐘,即找到真正雄鷹拍翼穴之所在地,碑文清楚刻有喝象「雄鷹拍翼」名稱,坐甲向庚兼卯酉及地師呂克明先生定針等。筆者在量度水口位置時得(申)方火水未濟卦去水口。巒頭外局就如繼大師的描述一樣,墓穴之右手麒麟山之頂部猶如一雄鷹之頭部,其左方之翅翼作拍地待飛之勢,因而喝此名稱,並非如老伯所說的麒麟山頂是雄鷹之右翼翅膀,無頭之鷹何來生氣?
        其後筆者再到老伯所指之假雄鷹拍翼穴考察,此穴經過(一九九五至二○○○年)約五年時間,還是沒有任何碑文。筆者還恐怕是真正之雄鷹拍翼穴後人,將其祖先遷葬于此偽穴中。但堪察所得,此說法並不成立。讀者可見附圖假穴後靠來龍急直而無化氣,龍氣硬直帶煞沖穴,易損人丁。拜台為人工堆砌而成,現時已見裂痕,此是龍脈陡斜所致,前面界水直出,大有「穴前跌死狗」之感。此種虛花假穴,讀者們宜謹慎分析切忌使用,以免誤人,亦有損己之之陰德之慮,幸什!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masterc@public.szptt.net.cn

(本篇完)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