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1.jpg (4061 bytes)                                                                 文•鄭國強 e17x.jpg (12046 bytes)

粵港風水實錄之二十──

惠州菱湖聚水發富局

        MAY張是筆者於一九七四年之同事,當時的她還是一個亭亭玉立的小女孩,白天做文員,晚上放工後背著書包上夜校進修。那時沒有卡拉OK,一般家庭的子女讀書大多不足,就要出社會工作,幫補家計。男孩子多數當學徒,希望有一技之長,將來可以養妻活兒,反而有部份不甘只做家庭主婦的女孩子,白天工作,晚上修讀各種專業科目,以求上進。因此當時之夜間進修學校,十分興旺,阿MAY就是抱著上進的心態,不斷學習,就算結婚之後也不斷進修,一般朋友都以為她野心勃勃。而由於阿MAY本人十分努力學習,被一些朋友及外界貴人賞識,給予機會,約在十多年前,在葵涌開設了一間腰帶廠。阿MAY做事一向全力以赴,很多事情都親力親為,所以做得十分辛苦,收穫亦比較少。

38-2.jpg (101050 bytes)

        日柱返吟幸能逢凶化吉
        去年筆者之寫字樓擴充業務邀請了阿MAY參加,其實大家已沒有來往二十多年,但很奇怪,在大家的腦海中,彼此還是十分老友,當天我們開懷暢談,言談間說起近年經濟不景,賺錢辛苦。她請筆者有空替她研究一下八字,看看自己是否勞而不穫的人。筆者相約過兩天後見面,分析她的八字命格,阿MAY的八字見圖一。
        丙火日元生於冬令,幸年支(午)陽刃幫身,日支(戌)土火庫,及月、時干(丁)火透天,年干(甲)木生身,轉弱為強,年干(甲)木見月令(丑)為天乙貴人,月、日、時干丙、丁見時支(酉)金亦為命帶貴人財,忌金、水、木,而喜火、土,二十六歲前行北方水運,水火交戰,家境清貧,十五歲後出身面世,幸十年間努力不懈,打下創業根基。二十六歲後行(甲)木大運,得多方貴人賞識,以小本經營,開展了人生的第一步,惟因夫宮(戌)土、火庫乏力,夫妻道苦,各自辛勞。今年庚辰年流年天剋地沖,日柱返吟,訣云「返吟、伏吟、哭泣淋淋,不損自己,也傷他人。」查返吟、伏吟是根據六十甲子之流年排列,如當事人日柱與當年流年天干、地支相同,名為伏吟;如當事人之日柱與當年流年天干、地支天剋地沖名為返吟。據聞頭號通緝犯葉繼歡是丙子日元,而一九九六年亦為丙子流年,因此犯了伏吟,剛巧好運走完,竟被一名剛出學堂的警員,打中下半身致令癱瘓,下半生獄中度過,實屬天意,可見返吟、伏吟之殺傷力。幸阿MAY身強任財,喜忌參半,及時支(酉)金與太歲(辰)土水庫相合化沖有救,辛苦中見財不難,逢凶化吉之象。筆者除叫阿MAY拜太歲作福外,亦答應阿MAY替其葵涌寫字樓,及在惠州的廠房找新工廠,用風水之力量,補救個人之先天不足,趨吉避凶。

        香港寫字樓巒頭理氣兩敗
        首先,筆者到葵涌和宜合道檢查阿MAY的寫字樓,現場所見只得一個字──亂。整個寫字樓只有靠右手邊的一個小房作為會議及見客室,其它一概全天候開放式,與阿MAY的性格恰好一樣。而幾個員工及股東,全部相對而坐,整個局為全陽局,相對而坐即兩個人中有一個犯無情局。財務亦沒有間格,氣散則財散,卦線失元,巒頭、理氣兩敗,公司不倒閉,實屬有運。筆者根據她們各人命卦,替其設計布局,見下圖。

 38-2-1.jpg (160929 bytes)         38-2-2.jpg (194864 bytes)

 

        惠州菱湖聚水發富局
        第二天一早,司機駕車接筆者到惠州阿MAY的舊廠,其實不應稱為廠,筆者現場所見是在一大片荒廢的農田上,有兩層用泥磚蓋建而成的平房,有點像電影「菊豆」的農村景色,哪像個工廠呢?當阿MAY及其股東熱情招呼筆者吃過一頓具惠州風味的午飯後,連續看了多間廠房都不理想,最後去到一處前面有一大湖之工廠大廈,一看之下,筆者不禁暗自讚嘆,阿MAY定有好運行,真不枉此行也。一干人立刻跑到此幢工廠大廈之三樓及天台上觀看其風水巒頭。此處來龍有氣,見多個巨門土星為後靠山,左方青龍長,右方白虎較遠,但合抱有情。前面一大湖成聚水局,湖中有一小圓山丘成案山,如在水口地方名禽星,此地當庭發富,原來此湖是惠州有名的菱湖。
        一般人以為惠州只有西湖一個名稱,其實西湖是由平湖、豐湖、南湖、鱷湖、菱湖五個相連的湖組成一個整體。它的形成,相傳與七仙女中的五姐有關。一日,五姐鏡前梳妝,見容顏已老,情無所托,傷感萬分,淚灑如雨,失手將梳妝鏡跌落凡間,這梳妝鏡恰好掉在惠州,一碎五瓣,成為五湖,而淚水瞬息間注滿五湖,因此,有「五湖秀水五面鏡,面面妝鏡藏青山」之美譽。而菱湖位於平湖西北,水面積0.26平方公里,西北接西湖水源,流橫槎溪,湖中有狹長似桃葉形的綠茵洲,通過三曲橋與望菱半島相接,所以命名為菱湖。難怪這麼好風水,但有一缺憾就是湖中小丘有一條小徑與湖邊相連,使遊人或情侶,漫步至湖中小丘談情及遊玩。而此種形狀在風水學上名為擎拳椎胸,好像有一拳頭如流星槌般直打過來,易招小人官非及心臟受傷,幸好這廠房前面種了一排古樹至三樓,風水上之破解法則不外遮、擋、攔、化四訣,所以筆者吩咐阿MAY門前之樹除了不要被樹枝直插過來要修剪外,一定要遮著小山丘,看不見即可化解凶險。

        員工宿舍鬼靈出沒
        另外,在大陸辦工廠,工人宿舍亦需了解及照顧,但當筆者到廠房後之配套宿舍打開羅盤一看,大為失落。筆者叫阿MAY及該業主出外,問可否另配宿舍。業主答只有這幾間空出,有何不好?筆者對業主說:「裡面有靈煞。」業主問:「你怎知道?」阿MAY亦被我這句話嚇了一跳,我說大家不要慌張,我一會拿著羅盤到其中一間屋中拿定,大家靜靜觀察羅盤天池的指針會左右擺動不停,再出來解釋。當筆者在屋中放盤不久,阿MAY已經連跑帶跳的走出屋外,其實是因為羅盤上之指南針在不正常的磁場影響下,就會出現上述的異象。另外,如房屋中的鋼筋或鐵器太多亦會出現指針擺動,但兩者之擺動是有分別的。如有靈異或陰氣過重所產生的影響是左右震動;如金屬影響則會指移離多個卦位。讀者可試在一幅牆壁上,用指南針或羅盤靠牆邊保持距離走幾步,便可發覺指南針被金屬影響的效果。
        後來業主出來與筆者老實說,過去有些外來民工偷偷住在屋裡,白天醒來後竟發覺睡在屋外。及有幾個民工在晚上見到靈體,趕快跑出屋外後,發覺屁股上還黏著剛剛坐著的椅子,所以後來此幾間屋就空著。

38-2-3.jpg (279407 bytes)

廠前明堂聚水發富

        破日拆頂翻土轉陰為陽
        這一說使阿MAY啼笑皆非,有風水廠又怎樣,工人肯定一晚走光。而業主亦想阿MAY租其廠房,因此叫筆者幫忙想辦法。筆者不敢用什麼捉鬼、趕鬼之法,只是替業主擇了一個破日,命其親手將屋頂瓦片全部打開取走(因他是屋主),暴曬七天。然後將屋內屋外油上白色或淺黃色的油漆,地上翻起三寸泥土不要,重鋪新沙、水泥及地磚。門前荒廢大樹清除,但種回新的花香樹木,此為陽盛陰衰之法。世間萬事不離陰陽,我們如懂得利用陰陽,則萬物生矣。
        阿MAY新廠開工至今已五個月了,生意明顯增長,而工人就「高高興興上班去,平平安安回宿舍」。上星期阿MAY因租多樓下一層廠房,又再約筆者到惠州新廠房幫其定線開廠外圍牆的門向。
        筆者希望阿MAY業務蒸蒸日上,財源廣進,因為筆者與阿MAY打賭,兩年內必大發家財!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masterc@public.szptt.net.cn

(本篇完)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