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1.jpg (4061 bytes)                                                           文•吳鈞洋  E5.jpg (13628 bytes)

財富全球論壇的玄機──

        飛    龍    在    天

        踏入二○○一年以來,世界沒有甚麼利好消息出現過,實在令人沮喪。尤其是香港,剛剛擺脫了金融風暴帶來的厄運,以為會有好日子過。誰知道前門驅賊,後門卻興兵,遇到大美利堅主義的花旗總統上台,對外一直採取討好右翼份子政策,對內經濟則一籌莫展。
        持續下滑的美國經濟拖累了整個世界,更加打擊復甦茠漯F南亞,香港當然不能置身事外……。

        由立春後到現在整整四個月,香港的經濟並不見起色,環境觸目所見是市面蕭條,通貨收縮,民心消極。與一九九八年經濟下滑時比較,那時民心尚存在希望,信心指數不低,大家總以為黑夜很快會過去,黎明即將降臨。然而一如危症病人心電圖顯示的經濟脈博,只是反反覆覆大波動,(雖然有過一九九九至二○○○年的平穩)卻沒有出現度過危象的訊號。現在民心消極了,信心指數跌至新低點,以往尚有種心理支持就是外圍環境不太差。到了今時今日,因外面環境有機會差過香港,而香港卻不見有甚麼好轉,更使人有氣餒的感覺。

在財富論壇最後一日,特首董建華向與會的五百多位政商界領袖,介紹香港開埠以來首個代表香港的「飛龍」標誌。

        世界財富論壇,極好啟示
        但踏入四月立夏後,香港有如危症病人被注射了一支強心針,能否康復是日後的事,起碼病情可以控制穩定下來。因為世界財富論壇高峰會議在本地召開。撇開政治經濟不論,單就玄學角度去預測,今次會議會給香港帶來極良好啟示。以下試作評論:
        立夏日是五月五日,農曆四月十三,該日八字四柱:
        辛巳 癸巳 戊辰 壬戌
        日柱:戊辰正是東南亞縮影,如果有重要事情發生於地區上某個國家或城市,五行生剋黃陷N會典型地應數(時空黃部^。戊辰是日元的干支,夏生火炎土旺極,急用水潤澤,使能孕育植物開採礦藏,水在夏天易涸,喜金生水。但查四柱金受剋制而銷溶,水雖朋透天干不見金生之餘反被火土蒸乾殆盡,是屬身旺無依的格局(五行中:水是本造的錢財,金是思想能力)。其意義等如一個身壯力健有絕對謀生能力的男子漢,卻因環境制肘搵不到錢娶不成老婆。五行結構上:金是他的能力,水是他的財富和妻子,命中五行若有欠缺,是他的本能受到外來限制。

        合天時地利人和,香港有救
        除了行運須尋求先天(運程)改善之外,也可以由後天因緣際遇尋求環境的助力,而這種助力必須配合:天時,地利及人和。就以戊辰一柱為例,金水是它生存要素,先天既不足,後天補救方法必須:
        1、選擇一個金水旺的好日子(天時);
        2、發生地方陰陽調和(地利);
        3、集中金水強項的人物,以進行促進金水運作備受矚目事項(人和)。
        有適當的時空配合,相應五行會得到調和的絕對改善。
以香港目前停滯不前的經濟環境來說,套入上述立夏日時八字最吻合不過。一如文章開始所言,香港市民信心指數跌至新低,如果有件舉世矚目的事情發生在本地,合吉數的將會將頹勢扭轉,合凶數則會將惡劣形勢深化。慶幸者是吉數應運而生,這也是香港到底是福地的原故。

        「江龍」夏天南來,香港有運
        二○○一年五月九日(農曆四月十七日)申時,討論經濟的世界財富論壇會議在香港灣仔會展中心正式召開。會議集合了世界多國元首和財經巨擘,更加由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主持開幕儀式。在玄學時空計算理論:
        天時:辛巳、癸巳、壬申、戊申,巳申刑亥,金水流通好日子,相配立夏八字:辛巳、癸巳、戊辰、壬戌來說,金水能旺盛流通,正是財通門戶,富甲天下的食傷生財格局。
        地利:灣仔地域處香港之北,九龍之南,背山面海。既合陰陽調和局,更得山澤通氣,水火既濟之妙。
        人和:集世界元首財閥濟濟一堂,金木水火土五行俱全。最難得是會聚西方之金,中國之龍(江澤民)。特別江主席是水龍,夏天南來香港必得益。

        離港「飛龍在天」,甘霖潤澤
        記得一九九八年戊寅,亞洲金融危機最劇之際,江龍在七月來港慶祝回歸一周年紀念,帶來了漫天風雨。也因此使香港轉危為安,擊退大鱷索羅斯,經濟迅速復甦(也記得美國當時的總統克林頓也到步),享受了一九九九年及二○○○年兩年小康局面。(所以說作為一個領袖,不論是國家抑或地方的,最緊要有運,否則吃苦的是其子民。)
        今次盛會,最妙的地方是香港政府早在庚辰龍年已經到處掘路作準備工作。若平時動太歲必帶來災難,但今次不同,因為承接今年龍虎際會,此動土有「見龍在田」的地利優勢。
        更妙的地方是:江龍上飛機離去時,驟然間天昏地暗,下了場傾盤大雨。此應:「飛龍在天」吉兆(這次會議最後一日,特首不是向與會者介紹首個代表香港的飛龍標誌嗎?),是頗難求得的甘霖潤澤。合乎時間和空間,更合節令,神兆機動,香港正是太陽出來了,經濟復甦在今年下半年可期。

(本篇完)

吳鈞洋網址:www.ngkwunyeung.com.hk

吳鈞洋電子郵箱:raymondnghk@yahoo.com.hk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