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悲慘的個案」的迴響

        讀者來信
        我是一個業餘術數的愛好者,跟隨過很多師父學藝,對學術有成的師父們都尊教有加,認為他「她」們能在學問上孜孜努力而有所成,都值得敬佩。
        但我看欠一些師父們的品德操守,卻令我對他們的尊敬,大打折扣。
        例如近來有人想入行謀生,除了捧出死去的師父作招牌外,並大力踩低別人,以抬高自己。
        例如叫人家做「亞伯」,言詞中大有貶意。年老不是罪過,而死去的師父,比這位「亞伯」更加「亞伯」,有罪嗎?
        另外說人家跟自己學過數月,所以人家不是「家傳」。
        須知學藝發燒友,四處尋師訪友,增進技藝,要有胸襟及上進心才可以,連後生仔、後輩,都不恥下問的,才是真正求學問的精神啊!
        古人一字之師的故事,應該要讀一讀。

 陳讀者來信的第一、第二頁

拼命踩人之風:
        近期玄機雜誌也不知什麼的,有學術文章不刊登,卻登一些是是非非,攻擊人的文章。要脫離關係,大可用廣告型式,讀者要看的,是鬥狗式的互噬麼?
        聖經有一個故事,有一婦人犯了罪,要被眾人擲石作懲罰,耶蘇對眾人說,自問沒有犯過一點罪的,便向她擲石吧。結果,每個人自問一下之後,都走開了。
        沒有人從不犯錯的。
        第47期玄機有位作者便拿茪H家犯的錯大造文章。
        但第一,沒有事主的生日資料,讓讀者看看評評,是否真的命定?
        現在一記「誧縣禲v,便把全家的不幸,算到人家頭上,公平麼?
        第二,有做風水的師父們,你們從不犯錯,百發百中的嗎?

委過於人:
        人說賭仔「性賴」,我說中國人都性賴,有事都喜歡賴到別人頭上。

讀者立場:
        記得十多廿年前,有一術數發燒友,跟師父學習風水,也請師父看風水……。
        作為一個讀者,我認為讀者喜歡看的是各師父的心得,學問上的意見,而不是互相攻訐、狗咬狗骨式的文章;要捧自己,大可以刊登廣告。多介紹學術,久之便有知音人,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各位大師,以為然否?
        小女子這邊廂有禮了。
                                                                                                                       讀者陳艷芳

編者覆:
        上期第四十七卷的《新玄機》出版後,據聞在術數圈中頗引起「震動」。但正式傳達到本刊的只有上述的一份傳真。可能前往「廣州中華墓園」的交通頗費周章,至截稿前仍未收到有關的討論文章。
        對讀者陳艷芳的傳真,現覆如下:
        一、事主的出生資料,我們在徵得事主家屬的同意後將會公開,敬請讀者留意。當時不刊登,除因我們的篇幅較「緊張」外,亦因不願該卷的《新玄機》變為「XXX批判大會」也。
        至於謂是否一記「誧縣禲v便把事主全家的不幸算到人家頭上的問題,其實編者在收到有關稿件後也曾考慮過。但觀乎鄭師傅的文章中,提及事主張見甜女士於家徒四壁、兵敗如山倒的情況下,曾去問該「名師」為何會有如此下場時,獲得的答案是「不要急,急不來的」。
        編者的考慮是「名師」既曾為張女士的父母做山墳,看來應掌握了張女士的出生資料。(張女士的女兒因張女士的緣故認識該「名師」,「名師」也曾詳看其命盤並曾發而為文。)就算「名師」的派別是毋須理會張女士出生資料或當時沒有特別留意的話,當亦是其徒弟的張女士運程出問題並以此諮詢時,理應也會重取或問她再取出生資料以資審度,才算合符中國人的人情、道理。就算當時「名師」極忙,轉頭就忘記了,但張女士看來人緣甚佳,與「名師」其他徒弟也甚稔熟,她其後患重病、多次入院的消息,按常理也會傳到「名師」耳中吧!
        既然曾飲過徒弟的一杯茶,按常理不會對徒弟兼客人的厄運漠不關心、不聞不問、袖手旁觀吧!就算張女士的命格真的注定有此結局,做師父的也應該先作提點,叫其留意啊!若「名師」真的已作提點的話,按張女士一直維護師父的作風,沒理由不向女兒或師兄弟透露吧!
        故編者推斷原因可能有下列兩項:1、張女士的命盤,「名師」認為無大問題;二、沒利益的話,「名師」不肯花費心神。情況若非如此,盼知情者來信告知。

        也許其他讀者會問,張女士的的情況是否真的這麼悲慘?編者當時的著眼點是文中提及的江啟祖先生。
        江先生是資深的風水發燒友,編者於九二年創辦雜誌時已經得知。雖久未聯絡,但知悉江先生是紀律部隊的現役高級人員,是俗語中「有頭有面」之人,這是編者從其他極可靠渠道得知的。編者當時曾屢次追問鄭師傅是否徵得江先生同意在該篇文章中提及其名字,所獲的答案是肯定的。
        江先生與張女士稔熟,且對整件事知之甚詳。若文章中有不符事實之處,為保聲譽,江先生斷不會沉默。讀者認為然否?
        二、對陳讀者傳真中提及「有做風水的師父們,你們從不犯錯,百發百中的嗎?」編者的見解是:犯錯就是犯錯,尤其是犯下無法彌補的錯誤。
        試問,一個在手術中犯了醫療失誤,導至病人死亡的醫生,是否因他曾救過很多很多瀕臨死亡的人,就認為他毋須為這次的醫療失誤負責呢?
        持刀可以殺人,亦可以殺人。讀者認為然否?

        (編者按:陳讀者的傳真中有些篇幅不記名的提及另外兩位師傅的恩怨,因與此個案無關,故刪去了。
        另外,陳讀者的四頁傳真中的第三版後半版(也就是剛好接續牽涉另兩位師傅的段落),因當時本刊傳真機的菲林剛好用完,換菲林後從「記憶功能」中印出來時又出現錯誤,故可能有六行文字看不到。而因陳讀者沒留下通訊方法,無法聯絡補救。
        另,傳真中的大小標題為陳讀者原文。而因怕不慎扭曲了陳讀者的原意,除刪去及看不到的段落外,其餘一字不改地刊出。)

陳讀者來信的第三、第四頁

(本篇完)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