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6.jpg (7429 bytes)                           文•容超榮

迷宮(LABYRINTH)法門

        美國洛杉磯的恩典大教堂「靈性整全中心」住持艾翠絲牧師,於九一年初接觸「迷宮」——一種中世紀歐美神秘主義靈修工具。
        她雖然是神學博士,又是執業心理治療師,卻對她的神職工作感到精疲力盡;但當行入迷宮 (LABYRINTH) 時,她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拉引她進入冥想境界,她的精神壓力即時得到解放。從此,艾翠絲牧師發願弘揚這修行法門,並寫下一本精彩的《迷宮中的冥想》,希望引領每個人進出自己生命的中心處。

    「迷宮」本是中世紀歐美神秘主義的靈修工具。

        當行迷宮時,艾翠絲提議:
        首先,我們應反省自己處於生命歷程的那個位置;然後把這些心得寫下來。
        同時,我們的心堶n懷著某種親切的關注,並讓這種關注流遍全身,使自己有平和的感覺。
        當這種感覺產生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向自己提出人生的種種「問題」,希望藉著從行迷宮經驗的啟示,得到一些「答案」。
        接著,我們可閱讀《聖經》一些經文,或某聖哲的靈性著作,並謹記在心。
        當我們踏進迷宮時,可以重複地頌唸其中的某句話,或者一直禱告,祈求神靈的幫助。
        還有,在迷宮中行走時,切記要調整呼吸,讓氣息平順地由身體出入;這時,我們的心靈就有更深切的感應,尤如佛教的「行禪」境界般。
        艾翠絲認為行走迷宮可使人達到「淨化」、「啟發」與「合一」的三重目標。
        從迷宮的入口行向中心時,我們會有謙卑的感覺,會放下那些在日常生活中企圖左右我們的事物;許多人會喜極而泣,會看清自己的諸般限制,這時內心的創傷就能得到癒合,心靈得到淨化」。

    古代的迷宮是由一條長長的繩子,經中心向外一圈一圈地纏繞。

        當到達中心處時,我們的心智會得到平靜,開始進入祈禱與冥想的狀態,我們漸漸清楚自己的問題,潛在的生命力因而「啟發」。
        當離開迷宮中心時,我們的冥想會產生一種實質的能量,燃點起內在創造之火,讓身、心、靈得以「合一」。

    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士雲集,從事迷宮靈修活動。

        在許多宗教中,大家都可以發現「朝聖」這個重要儀軌;信徒無論如何都想離開凡俗的處所,歷經波折達致神聖的中心。艾翠絲認為「行迷宮」跟「朝聖」大同小異,是人類的自發性行為;當感覺生活過得庸俗、無趣時,人的潛意識就會不斷地提問:「我是不是被困住呢?」「我是不是忘記那復原之路?」引出人不要再迷惘、再徬徨。
        從山壁上、洞穴中的考古,人類從巨石文化時期開始,就已經使用「迷宮」作為生命的象徵。那時「迷宮」的基本構造是由一條長長的繩子,從中心向外一圈一圈地纏繞。
        有新世藝人認為這條纏繞的長繩正是蛇的形狀。蛇每年都會冬眠,又會脫掉一層完整的皮,以新的身體再度出現。這個過程正好象徵生命的結束與再生。而「迷宮」的中心被認為是大地母胎的形狀,亦是「生產力」最重要的象徵。

    「大地母胎」的標誌,有兩種形式,分別為方形及圓形。此乃方形標誌。

        後來,「迷宮」逐漸與「心靈」結合——像九世紀的意大利聖路加大教堂牆壁上,就刻畫有迷宮圖形。此迷宮長寬有十八吋,其目的是要信徒進入教堂前,先用手指在圖形上行走,好讓心靈平靜下來,準備進入神聖的教堂。
        新紀元的城市人把自己關在自己建造的石屎森林堙A焦慮得找不到出路,因而迷宮法門得以重新被重視。現代人的心堣@直渴望行迷宮能提供一絲線索,找回迷失的自我。

(全篇完)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