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坤南

沙嶺潮州墳場多出富人

        捱過了漫長潮濕兼且悶熱的夏季,踏入國慶假期後的寒露節氣,天氣逐漸變得清涼舒適。秋天清爽氣候最受喜愛行山人士歡迎,若果各位是大地風水的發燒友,切勿錯過這行山的黃金檔期。此段時間因為剛在重陽節後,新界墳地經後人拜祭過後,登山路徑比平時更容易尋覓。秋冬之間蛇類開始冬眠,行山比平時安全得多了。
        今次為大家介紹一個風水巒頭理氣非常合標準的公共墳地——羅湖沙嶺潮州墳場。

沙嶺潮州墳場堂局對面為杉山

        沙嶺墳場位於新界最北部,由於它座落邊界範圍以內,平時必須申請禁區通行証,才可出入活動;待到清明重陽掃墓時間,為方便掃墓人士則可自由出入,不過現時重陽節已過,關卡又再封閉。
        想要到達潮州墳場最方便路齱A莫過於乘搭鐵路到羅湖車站下車,經過職員通道的往下樓梯便是出口處,按指示牌往沙嶺出口,沿馬路往東南走,沿路會經過中山墳場、福建墳場,跟托K是潮州墳場位置所在地。

由青龍砂望去中脈及虎砂

        潮州墳場所在位置
        潮州墳場風水結構佈局,是經由已故名宿吳師青先生主理。原來潮州人士一向對風水甚為篤信,早於香港開埠初期的一九二二年,本港潮州商會及潮州總工會,為使同鄉人士在港身故後有安息之所,便四出登山相度陰陽,後來終於在雞籠環山(即現今港島區碧瑤灣一帶),覓得合適之地,同時又得港府批准興建山墳,這是最早期的潮州墳場歷史起源。
        後期到一九四六年,港府修改城市計劃,將全港墳場遷往新界,事件一直擾攘到一九五零年,港府開闢新界和合石及沙嶺兩處山地。
        潮州人士即委托吳師青先生到上述兩地度其流泉以定界址,兩處潮州墳地工程六個月後完成。此後潮州人士便將先人骨殖遷葬到此兩地,直到現在。
        此段潮州墳場歷史,被紀錄在墳場山腳下的涼亭,內有石碑註明「旅港潮州墳場碑記」,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到涼亭內一看。

    沙嶺潮州墳場入口

        潮州墳場風水佈局
        潮州墳場祇佔沙嶺一個十分細小部份。墳場父母靠山人形而立,由主星頂貫出中脈,約以四十五度往下伸出成主脈,星峰開帳同時生出左右肩膊,青龍砂由左肩膊開展落下,回抱中脈;白虎砂順展而下,比青龍砂略短,兩砂手開面拱照中脈,而且砂尖沒有互相對峙,成互讓之勢;砂尖相對或高聳擎拳,多易使後人兄弟閰牆爭鬥不和,此點尤需顧忌。
        內堂水局方面,青龍砂長白虎砂短,界水自龍虎內脅流出,水勢左水倒右,在龍虎砂內交會,往右方流出;假若在中脈最低處量度水口,則為廿四山巽巳方。按照整個堂局形勢而言,水口靠近穴場而水勢不割腳,應發時間會十分快速。
        現場很多墓碑取囍h為坐戌向辰或坐辛向乙,按三合水法論,此兩局為坐冠帶向墓庫,水口出絕位。書云:「乙向巽流清富貴」,主發富發貴,人丁大旺福壽雙全格局。書云:「富貴貧賤在水神。」又云:「水是山家血脈精。」凡造葬主要處理水口之收納,得水為上,藏風次之,故此若果水口與墓碑構成合局之關係,福澤庇蔭後人則更加得力。
        外明堂方面,在墓地前方有很多大樹遮擋,若要看得整個堂局清楚,必須登上較高位置,主脈前方中央,對面遠處有案山名杉山,形如貪狼山峰朝拱,尖挺秀麗,主客互相呼應。唯一美中不足,客砂山體支爪在面前落下,面背不真,內堂前的大樹,相信是用作遮擋朝山火咀支爪,有助減少墳前煞氣。站在高處,內明堂關鎮緊密,氣聚堂前,外明堂寬敞隊j,互相輝映,誠然是安親吉地。

    墳場山腳下的涼亭矗立之碑記

        兩處潮州墳場蔭生富人
        此潮州墳場自建成至今約五十有年,期間產生不少潮籍富人,而現今馬圈中不少馬主均為潮州人士或團體。在過去筆者曾到和合石的潮州墳場磡察,與今次到沙嶺此地同時,均見到不少名貴房車停泊在墳場外圍,每輛汽車價值均不菲。後人得地得祖蔭,與當日負責相地規劃的吳師青先生不無功勞。
        沙嶺潮州墳場地理巒頭條件,由父母星晨,龍虎砂手,水口位置每樣均合基本法度,唯一缺點是沒有正穴在此結作。不過若以平安地準則去量度此墳場,福力照樣可興發後人則不假!

(本篇完)

E-mail: email@linkunnan.com.hk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