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鄭國強 e17x.jpg (12046 bytes)

粵港風水實錄之廿九──

一個悲慘的個案

        辛巳年陽曆三月廿九日,凌晨三點,窗外傳來整個午夜響過不停的雨水及雷聲,恍惚似凄厲的哭聲使筆者心緒不寧而驚醒,腦海中不斷浮現亡友(剛剛於二○○一年三月十八日病逝)張見甜(Amy)師姐的影像。Amy逝世後第二天,筆者收到消息後立刻致電安慰其姊姊,在電話中傳來十分凄鼓滬聲及要求筆者要替其妹妹及其家族討回一個公道。近十日來筆者因此事而大受困擾,反覆思量,若公開此事,或會有人批評筆者好管閒事,或說筆者利用此事來抬高自己的聲名。於一九九八年年底,筆者開設香港分院時,發出給某名風水師的學生約五十張請柬中,就只有張見甜師姐一人送來花牌及親自到賀,其不畏強權之心態及性格,筆者能不為其及其後人做回其人生的最後一件事嗎?最後筆者還是埋沒不過自己的良心,清者自清,為存厚道,隱去其人名字,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向讀者們陳述。亦希望各位讀者,只從學問中研究、探討,不用理會該名師是誰,因為其人之品格與我們無關,佛偈有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不報,時辰未到。」

    穴前六行車線犯扯水局及前方見水成「白虎照壁煞」

        話說張見甜師姐於一九九四年間,因在某風水雜誌中,見某名師在其專欄中,寫風水學問頭頭是道,什麼一卦純清、七星打劫、五鬼運財局等等,於是慕名請此名師替其先前在「廣州中華墓園」買下之父母墓地作堪察(由另一師父介紹用供款形式買下,如果不是可以供款的話,亦不會買下來),經該名師認為無礙下,將其父母之骨殖,用其最高境界的一卦純清局而分金定向修造。
        不知是巧合還是甚麼,造葬後之一個月內,她有一侄仔於出生後十多天夭折。家族中,交通車禍、嚴重受傷合共四件事情相繼發生。張見甜師姐其時以為是命中注定,不以為意。其後入讀此名師的風水班,直至畢業及參加拜師大典,幾年間一恍過去,期間其家族擁有的三十五個車位、多座物業、兩間以上的海鮮酒家,全部化為烏有。據筆者所知,她們家族從來不參與投機賭博事業,所以看來與人性之貪念無關。
        九七、九八年間,張見甜師姐已是家徒四壁,可說是兵敗如山倒。張見甜師姐於是去問此名師為何會有如此下場,該名師竟說:「不要急,急不來的」,就此帶過。

    該名師予張見甜師姐的批章

        去年(二○○○年),在筆者拜師後的晚宴上,張見甜師姐靜靜拉筆者往一旁並說:「我今天是從醫院堸蔑膝X來參加你的好日子,因為我現在懷疑患了肺癌,但我近年飲食十分注意,除了讀中醫以備考取香港中醫牌照外,剩下的大部份時間,都在慧泉寺替人治病。我打電話給師父,他只說沒什麼,慢慢來就會有收入。我一生無做錯什麼事,為何我有這些災難?」當時筆者並不知該名師曾替其父母造山,但根據面相氣色而論,便立刻對她說其氣色很差,該檢查家山風水。至此她才說出原來其父母山墳是給該名師做了後,各方面都出現很多問題。
        筆者本著「急者治其標」之心,勸其以西醫及針灸一同治病。筆者認識一位在深圳的針灸師,(亦是筆者好友),即提議張見甜師姐抽空上深圳醫治。當筆者介紹張見甜師姐給該醫師時,經檢查後,該醫師竟不肯向她下針。(此情況,是經筆者介紹的眾多病人中,第一次發生。)只表示這種病最好到醫院療養,因為當時她的病情已演變為每說一句話都咳嗽至吐血,每天要到醫院吃藥及蓋章,因為此病有機會轉為肺癆傳染病。筆者本曲洃H要緊,代為說項,該醫師最後還是被感動了,答應針一次看看反應。當一下針後不到十分鐘,張見甜師姐表示,手腳有通電感覺及肺部舒適多了。後來針了幾天,已經沒有咳嗽吐血之症狀及面色好轉,又帶了其開始咳嗽的姊姊上深圳針灸。當她介紹姊姊給筆者認識及道謝時,筆者表示現時只是用醫療方法處理及控制病情,本人還是認為真正成因在其父母山墳上,應盡快處理為妙。

此乃張見甜女兒所寫的文字,概述事情之因由。第二段並指出該名師曾徵求其同意將其感情經歷化名刊於某風水雜誌之專欄中。後發現「只有其中小部分為事實,大部份都是虛構的,更過份是寫成本人曾經自殺來吸引讀者。所以本人特此聲明本人從來未有自殺的行為。」〈編者按:此聲明中該名師姓氏上的黑格,由編者所加〉

        二○○○年十二月八日,筆者將寫字樓搬到旺角擴張營業時,喜見張見甜師姐精神飽滿,三個多小時內全無咳嗽及胃口大好,大家十分開心。奈何一個月後,即二○○一年一月,她與筆者通電話,說剛剛又有急病入了醫院,她說不知是什麼病。後來她姊姊通知筆者,驗出她為肝癌及腹部已漲到好像孕婦一樣大,此症狀實為肝癌之末期現象。筆者問為何一直命其檢查父母山墳而遲遲不聽呢?說來唏噓,原來張見甜師姐心想始終都遞過一杯茶給對方及尊重該名師為師父,害怕一旦真如所料是造錯墳墓的話,該名師可能身敗名裂。
        現時陰陽相隔,筆者根據其姊及江啟祖師兄親到現場(廣州中華墓園)所拍之照片及該名師手稿記錄,用風水學理分析如下:(編者按:鄭師傅於交此稿後趕及親往堪察。本文插圖即為當日所攝。)

    右面白虎方行人路之花槽犯「射腄v

        此山為乙山辛向,該名師交予張見甜師姐所寫的批章為右水倒左,巨門財水,正向雷山小過四爻。龍、山、水向配數合成一卦純清。但筆者所見穴前近明堂為約共六條線之行車高速公路,氣流從右方高山走向左方,實在是一個去水局,凡右水倒左而左方無下關砂守護,哪能兜收急走之氣流呢?訣云:「水聚財聚,水走財散」,遠方朝山右高左低,根本不朝墳穴,不為我所用也。高速公路旁更有多個築有堤壩的水塘,向雷山小過四爻,究竟收黃氣抑或白氣呢?該名師理應知道,收錯黃白氣之嚴重後果吧!而向辛方(即西方),當日落西山之時反光自然成「白虎照壁」煞水反光尤見凶,主犯血光之災,難怪師姐家族於造山後一個月內,即應血光及人口夭折了。第二年一九九五年(乙亥年),三煞到庚酉辛方,「白虎照壁」殺更大,其姊在該年無故交通意外,腰部重傷,入院兩個月之久,幸張見甜師姐之前替其姊姊做了一場十分大之息災法事,撿回一命。總之,凡流年五黃、三煞到西方時,必易出大災禍。
        而在造山方面,該名師為了配其所謂一卦純清局,其出水口竟開正穴前,此種開水口法犯了俗稱「誧縣禲v,為造山大忌,哪能不破敗呢?最後在《選擇求真》之造命擇日法論「補龍」一節中,有云:「補龍,雖有此一說,但現時日師,似乎很少有人注意,困難在於目前葬地大都是在公墓地,已經擠擁不堪,找地不易,難予細究到穴之小脈(根本看不見)……」所以,現時公墓是因為依靠山邊開發而將部份山脈鏟平,根本不是真龍結穴,何有來龍可說,又何能做到一卦純清局呢?

    穴前之「誧縣禲v

        而做一卦純清之先決成因,一定要符合真龍結穴之條件,才有可能造到一卦純清局。該名師只將坐山一開為二,龍與山均同數,又胡亂配上合十卦數,而將卦數堆砌出一個不合造葬原則的「誧縣穭f」,畫虎不成反類犬,應稱之為「一鋪清袋格」才對。讀者們如果不幸地誤請人做了此種格局,或開了「誧縣穭f」的話,應馬上找真正明師解救,否則黃泉路上又多添無辜冤魂。
        走筆至此,不禁悲從中來,死者已矣,尤幸張見甜師姐於彌留之際,子女侍奉在旁,慧泉寺中各同門師兄弟念佛護持,姊姊在旁耳語「萬勿執著,放心上路,一切塵世事由後人追究及處理」。只見張見甜師姐含笑閉目而終,同時病房內剎那間檀香滿室,各人心知定是張見甜師姐一生光明磊落,半世佛門服務,離去時有佛菩薩駕臨接引歸位,永離苦海。

 

附錄:

哀摯友                                                 文•江啟慧             二○○一年四月四日

        張見甜,一個很甜美的名字!
        我與她由第一次見面到現在,我相信已有五至六年了,但當初幾年,大家都只不過是點頭之交,直至在三年前(一九九八年),竟由「見甜」主動上前與我打招呼,大家才開始熟絡起來。
        大約兩年前,「見甜」對我說她有志想成為一個中醫師,學成後,可以將所學的施與窮困的人。在當今社會裡,有這樣思想的人,已經絕無僅有,她雖已學醫多年,但仍未有一正式的學歷,所以未能執業。於是,她開始在中文大學的第一屆中醫班上課,每日她晚上六時收工後,買了兩個麵包,一盒汽水,就跑去坐火車到中文大學上課去,利用坐火車的時間吃食物,並同時取出筆記溫書。放學後,趕回家裡將當晚的筆記整理好,經常在凌晨二時才睡覺,早上還要一早起床返工,如是者重覆每天的工作程序。
        從她的言談之中,得悉她曾經有過一段很風光的日子,亦曾經歷過感情上的悲歡離合,直至大約二年多前,才從沙田的慧泉寺搬回家裡居住。
        「見甜」告訴我曾於一九九四年將父母的骨殖一同置於廣州中華墓園,而替她做山的是一位風水界名師「XX字」,找他做山的原因是因為「見甜」跟隨「XX字」習風水一段時間,但當做完山後一個月內,兒子因意外斷腳,而在鄉間的家族人口也受損,有些生意失敗,在外地當政府高級官員職位的姊夫,因受其他人仕牽連而被強迫退休。如果有人認為這一連串事情是屬巧合的話,真是令人不信服。
        她於約九個月前無故染上肺病,雖然定期接受治療,但並無特別改善,更於接近二○○○年尾時,病況突然急轉直下,在年初(辛巳年)時,雖然做過多次身體全身檢查,仍未能找出原因,直至三個月前,才被診斷為肝癌。
        此時,我想到可能是她的父母山墳出現問題,期間她的友人曾三番四次提醒她要立即處理此問題,否則會太遲。經我多次追問下,她才親口告訴我因為恐怕其他人會「踢爆」「XX字」做錯山,而她曾跟隨他學習風水,不想他的聲譽受損,所以她遲遲不肯作出決定。
        於三月七日,與「見甜」的姐姐到達廣州中華墓園其父母山墳前,看過巒頭、週圍環境、山墳做法及量度卦氣,發覺其所用的卦氣大有問題,水口在錯位錯線上,墳右手邊有一長約五十米的花槽直插右腄A在卦理巒頭全配合下,發生這不幸事情而全部一一相應,碑的線度,竟然更是直剋「見甜」的(乙山辛向),到此,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向上蒼祈求保佑在病床上昏迷而已接近奄奄一息的「見甜」。她姐姐正站在遠處,我頹然坐在墳邊梯級上,大罵一輪「替人做山」的名師,強忍著已流出的淚水,只簡簡單單的對她姐姐說明情況。這情況實在太緊急了,在無可選擇下,擇了吉日,冒險進行封碑,但可惜已經太遲了。於數天後,她在喘了最後的一口氣後,即與世長辭。當她昏迷時,仍可清楚見到「見甜」眼神仍然在盼望著她的病仍有可治療的一天,仍希望著可以成為一個「濟世為懷」的中醫師。
        事實上,當她還在等待中醫試的結果時,她曾講過,將會選擇在一個平民及老人家的地區設立診所,並對老人家及負擔不起診金的病人,只是象徵式的收取診金。
        人已死了,講什麼也沒有用,唯望「見甜」的過身,可以提醒其他的人,當要找風水師做山墳時,可真要小心選擇,亦希望該「誤己誤人」的「XX字」不要再做那壞陰德的事。
        剛剛走過佛教聯合會的辦事處樓下,不知為什麼,竟走到櫃檯前,把「見甜」的名字填寫在清明思親法會的附薦位上,唯望她可接受我這一點小小心意。
        「見甜」!希望來日您可將心願達成!
        註:(筆者在此聲明,本人並沒有與「XX字」風水師有任何私人恩怨,我只是作為一個業餘風水發燒友,在痛失一位摯友後的深切哀傷感受。)

        (編者按:江啟慧為一化名。基於作者的職業關係,不宜以真實姓名發表也。)

(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masterc@public.szptt.net.cn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