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悲慘的個案」的迴響〈二〉

        「山中人」讀者的回應
        關於先幾卷鄭國強先生所登之事件,其實是真真都無咁真,本人一九九八年替一友人修改其父母山墳,也是座落廣州中華墓園。友人曾跟看鳳大師學習,可惜學藝不精,自己做了後生意不前,買屋給銀行告,數年間子息緣薄。在第一次堪察墓地時,途經此墳,隨行之做墓工人說此墓為香港大師XX字開線定針。當時也驚覺此墓之不是之處,若以三合論,右水倒左為陰局,立向為墓,內堂水亦墓水,大路收水為「衰」水,水走「胎」水,要幫人反變成害人。據聞大師三合功夫頗為到家,不知為何如此?至於他的所謂「三元」大卦,亦是講一套做一套,竟然下元旺運收山向衰卦,水龍收當元,不知他怎自圓其說。在當日本人明言友人,此墳定當破財損丁,但悲慘程度不知那麼利害!

        其實這大師很多個案,本人也接觸過,因為經云:「若然不信此經文,但覆古人墳」,所以若遇有大師之力作,定當順路研究研究。一次在深圳大鵬灣二十多段看見一潮式墳,竟看見如上圖之力作,竟有人可以這樣做墳。可恨當日沒有帶備相機,否則便可以有相為証了。替人做了墳還要受人香火,又不是自己的「生基」。若然是做碑者出錯,亦証明完山後也沒有跟進。
        再者,在「仙人大座」白虎砂也有一墳,名為「鬼怪跟人」,巒頭功夫極差,既不是真龍結穴,亦為割腳水,砂飛水走。更有一神話傳說,說走了此山頭多次,不能定穴,一次夢境見到釋尊,釋尊替他點這穴。自己唔識點穴不重要,還扯釋尊下水(註:此穴喝名有釋尊尊號)。此穴葬後,據聞福主……。(編者按:此句經編者刪節,因暫無實據。)上述之「鬼怪跟人」名穴,亦是內堂走誧縣禲A看見墓後山坡有一「龍碑」,與墓碑向同向,即為「撞龍」,撞龍會暴起暴敗,若是真龍直落,不知為甚麼要在入首處打做一石碑來「斷龍氣」了。

    「山中人」讀者友人父母墳未修造前的照片。

        本來鄙人也不打算作落水狗的批評,但不恥於陳艷芳讀者的護短及非理性的維護大師,須知作為一風水師,尤其是替人做墳,絕不能出錯,同時這大師標榜的用神配山法則,即表明其八字功夫到家,絕沒有可能「咁大鑊」也睇唔出,況且,替人做墳的風水師,如做後三年內,有乜衫長褲短,絕對逃不了責任。有些時候,你認為某人是甚麼心胸廣闊,其實固步自封,據聞大師欠了學生一個人頭,故事為「身旺身弱論」,大師說:「若此八字是身弱,我批個頭給你當“丑v,事後八字主家說所有不準,應為身旺論。最後希望陳艷芳讀者能理性地看完大師每一本著作,尤其是「夢境風水」,「三元宅法」,「星運卦運」等等,將有一啟發。結尾處,當天若做朝天碑,或會有一轉機,這亦是大師的學說呢!(為免引人誤會亂說踩人,故提供當日替友人修墳照片作証,前面之景區與鄭先生提供相同,因為此墳當初局向也與大師「一卦純清」之局一樣,若照舊墳正向拍照,當與「悲墳」正向景觀一致。)
                                                                                               二○○一年八月九日 山中人

「山中人」讀者友人父母墳當初局向,與鄭國強師傅前幾卷在《新玄機》發表的照片景觀一致。

        「江啟慧」讀者的回應
        各位朋友:
        原本不打算就「一個悲慘的個案」再作任何回應,我寫出「哀摯友」一文(編者按:刊於本刊第四十七卷)純是我自己心底的感受,想說出來以解心內的鬱結。
        江湖事情,我從沒有任何興趣,我有的只是對風水學術的一份追求及熱誠,風水界的是是非非,我聽很多,亦知道很多,只作為茶餘飯後的話題。但就第五十期的一位朋友對此事件的說話,我有以下回應:
        1、我對任何風水老師都有一份尊重,此份尊重,除起於風水上造詣的修為外,人格品德亦很重要,但我對內文所提的師傅,有極大保留,尤其在對其「女弟子」的事情上。
        2、客人請風水師睇風水,只要客人有付出酬金,而該風水師又肯接下,那麼,就應該用閣下專業知識,幫客人家居作出適當處理,趨吉避凶,如做不來或家居有問題,就要對客人如實講出其居所壞處,及補救方法,不能夠如上述朋友講,此間屋已由於之前的風水做壞了,而事後將失誤歸咎於他人,自己就推得一乾二淨。據我所知,劉師傅曾經先後二次,於不同年份內的時間,到事主的家居進行堪察。我亦於事主去世之前,除了對陰宅盡力搶救外,亦有到其居屋進行視察,盡最大努力發覺有多項問題,該師傅未有找出,如事主睡於火重位,暗漏財源,小人當道,是非不絕等。
        3、我們替人做陰宅,一定是將健康及財富,放於首要考慮,其它的再酌情做出安排,例如人際間的關係效應,哪有將重點放於「去桃花」之理,分明係亂講。更不能推說由於事主不聽他的說話而出國,而咎由自取,更而引致其後的種種問題,死人家敗及因病去世,亦係推得一乾二淨。
        4、作為一個風水大師,應知道父及母葬於同一山墳,對後人的成應及影響是很大的,事主的父母葬於一齊,所以效應如巨浪撲來,無從抵擋。
       
5、至於其第三點所說「陰陽宅的好風水,會應於生人或未生人?」我完全不知其所指,抑或想暗示現時生人所受的成應,全與風水無關,當然不關該師父的事了。至於理氣方面,我依據該師父的手章,作以下評論:
       
1、根據古籍,應該寫為龍峰向水,全是由右排向左,不是像該師父所寫由左排向右的,亦不能說定是其師門獨特寫法。
        2、卦運及五行書寫的法則,被該師父上下掉轉,所以當我第一眼看此手章時,一時間也被錯誤引導,再定神看清楚每卦的五行及卦運,才知上下被掉亂了。
        3、我在現場量度,此所謂龍山向水,合十,全是作大亂寫出來,不是依一般風水理氣要求的合十量度,只是人為的胡亂做出,以作為對主家交代。嚴格來說,此是一種欺騙行為。
        4、其極度簡單的手章有一句「巨門財水」,相信所指是收水口的風山漸卦,此卦五行屬火,他只是胡亂寫上「巨門財水」,因為二在九星來說屬巨門土,又在龍山向水的水位上,就叫它做「巨門財水」吧。陰宅的水口位係用作排水的,現時絕不能用此卦在水口位,否則一定嚴重損財。況且,此師父一定將收水及排水攪錯。

        5、其坐山卦用中孚,此為三運卦,現時不應用此卦作為坐山,否則會家破人亡!
        6、向用(碑向)小過,此為三運卦,即為現時的零神卦,足以影響此山後人家破人亡。

    該師傅予事主的手章。〈曾刊於本刊第四十七卷〉

        當中還有其他細節,但最致命傷的,就是剛才我所指出事項。
        就文中此位朋友提及很多關於事主的細節,有大部份係不盡不實,其目的只是將責任推擋,我相信此位朋友的消息來源,一定係從該師父直接得來。我在此亦說出於約數年前,側聞此師父亦替其大弟子(姓名係與東南西北方位有關)的親人在大嶼山做一個山墳,但做後,很快另一名親人突然發病身亡,而另一親人也因急病延醫入院。此大弟子猛然醒起師父最近曾替自己做山才有此突變,急急自己另行將該山墳起出,另覓地再葬,其後,此大弟子開始同其師父疏遠。
        我在此講出此事,及將現場卦理寫出,並不是踩低此師父,抬高自己,我並無與此人有任何過節,亦在術數界無名無姓,只不過是替躺在地下的友人尋回點公道。

                                                                                                                            啟慧

(本篇完)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